飆仔網路找伴 揮刀亂砍蛋洗警所.gif
飆仔網路找伴 揮刀亂砍蛋洗警所【聯合報╱2009.06.16】


孩子怎麼了?家庭學校和社會怎麼了?【聯合報╱社論╱2009.06.17】

新竹余姓青年深夜在風景區遭人圍毆致死,凶嫌竟是五名青少年,年齡從十五到十八歲不等。他們行凶的動機,只是因為酒後尋釁,被害人未予回應而欲離去,竟慘遭毒手。

「孩子怎麼了?」這是本報為此次事件發起的徵文題目,希望為日益失控的青少年問題尋找解答,相信這也是社會大眾及為人父母者苦苦思索的難題。

這麼一群青少年,誰也無法說他們是「生性凶殘」。甚至,一位父親接獲通知來到警局時,還三度稱許自己的孩子「真乖!」但夏日的夜晚,幾個人飲酒之後,就因為「看不順眼」,即聯手打死在海濱觀海的人,然後若無其事地一哄而散;如此冷血的即興殺人,無仇無恨,不需要動機,豈不比生性殘暴更令人膽戰心寒?這種隨手殺人的犯罪,又要如何防範?

這次枉死的是一名曾在竹科任職、侍親至孝的青年;但換成任何人在那個時間出現在那群惡少眼前,也都可能遭到毒手。正因為這樣恐懼的同理心,才促使竹科網友發起「一人一信救新竹」運動,因為它喚起了人們對人身保障的共同不安。

青少年隨手殺人的恐怖事件,這已不是第一樁。上月北縣警方剛偵破兩個青少年性侵網友並殺人棄屍的案件,主嫌也才十八歲,協助棄屍的少年僅是國二生,受害少女才十四歲。

就因為凶手太過年輕,超乎想像,警方偵辦了半年,方向一直錯誤,最後靠著檢舉線報才水落石出。那樁駭人的殺人事件,動機也不是口角、衝突或仇恨,而只是為了發洩個人恣意玩樂的欲望,隨手就殺了初見面的網友。

大家更記憶猶新的,是那位弒母的桃園逆子。汪姓男子因向母親索錢未遂,竟然用電線將她勒斃,隨即盜取其錢財和信用卡,若無其事地帶著女友南下四處遊玩。當人性墮落到這種地步,人倫親情都可以隨手斷絕,社會的義理要如何維持?

社會的犯罪形態正在改變,許多犯罪手法已超乎我們的想像,犯罪者的心理也不再是舊理論所能解釋。尤其青少年這個區塊更讓人感到棘手:在社會上,他們是少子化趨勢的寵兒;在家中,他們是歷經嚴格管教的家長世代想要鬆綁補償的對象;在學校,他們生在學生權益高張的年代;就潮流而言,他們浸淫的電腦虛設世界是父母輩不甚理解的經驗。

我們無法斷言青少年冷血殺人的癥結究竟為何,但家長和學校在他們社會化過程中的角色不斷退化,確實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以這次新竹殺人事件為例,五個嫌犯幾乎都是「中輟生」或「未就學」。簡單地說,他們都是被「漏接的孩子」,一方面被家庭忽略,一方面被學校放棄,因而掉落在社會的夾縫中。他們結群成黨,以錯誤的社會認知彼此影響,用封閉的同儕情緒交互感染。其中,父母失職的責任恐怕還遠大於學校。

試想,指考七分就能上大學,國高中的孩子會找不到學校念嗎?再說,孩子深夜在街頭遊蕩不歸,父母難道不必過問?未成年孩子帶著一身酒氣或染血的拳頭回家,這些父母說了什麼嗎?

證嚴法師日前曾感慨,不少父母過度溺愛,造成孩子是非不分、無法無天;她也認為,有些大學生連基本的仁義道理都不懂,反映了高等教育的膚淺化。這些感受,許多民眾應該都心有戚戚焉。

除此之外,台灣社會長年藍綠對峙,立委每天都在爆粗口、放狠話,名嘴評論政經時常語多挑撥,民代質詢官員猶如罵街;這些社會氛圍猶如在呈現負面的示範,又如何讓下一代學習尊重與容忍?

一個被父親稱許為「很乖」的青少年,和夥伴莫名所以地殺死了另一個被親友讚譽為「很乖」的青年;這一荒謬景象,充分反映了台灣社會的價值錯亂。孩子隨興隨機殺人,顯示家庭、學校及社會規範都失靈了,我們該怎麼辦?


少年仔為何殺人?飆車、吸毒、搶劫、鬥毆,狂暴青春遺憾終身!2.jpg
公共電視有話好說-新聞論壇/2009.06.15

放棄自己的青少年們,是否其實很努力地想獲得認同?
可是「信任」並非一蹴可及,最後他們是否失望的發現,使壞,是爭取關愛最有效率的方式?
狂暴的青春,不是少年的原罪,貧窮、挫折、家庭解體…他們是否並非天生就願意如此受人憎惡?


從中輟生到罪犯之路

處於社會邊緣的青少年們,面臨什麼樣的困境?他們要如何才有可能擺脫這種循環?碩士高材生、有望成為科技新貴的受害者,面對中輟生、夜校生,凶狠的青少年,媒體與社會在報導、理解這件悲慘的社會新聞時,是否浮現了某種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

少年鬥毆、殺人,並不是今天才有。更可以說,這種問題存在已久。我們能因為「又」發生了,就說現在的情況更形惡化嗎?為何由學校、家庭,以及政府組成的看似緊密的網絡,卻難以解決這種問題?

青少年的問題,是整個國家的問題,看看世界其他角落的事件;法國青少年因勞動法令的改變而暴動,法國學者認為這是青少年用暴動拒絕被社會邊緣化;希臘青少年暴動,則是因為警察槍殺無辜少年。無論國內外,當社會一再敵視、醜化、邊緣化青少年,這些代價不是早就預見的嗎?

與孩子的關係愈深,管教的權力就愈大?真誠地在乎他們,是改變的第一步。也有說法認為,父母親的溺愛,是這些社會問題的根源。愛心可以包容,不能包庇,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價!一句知名的電影臺詞這麼說:「出來混的,總是要還。」關鍵在家長到底是給他機會,還是告訴他,做錯事不用負責?

少年仔為何殺人?飆車、吸毒、搶劫、鬥毆,狂暴青春遺憾終身!1.jpg

少年仔為何殺人?飆車、吸毒、搶劫、鬥毆,狂暴青春遺憾終身!.jpg
圖/文:
公共電視有話好說-新聞論壇: 少年仔為何殺人?飆車、吸毒、搶劫、鬥毆,狂暴青春遺憾終身!



養而不教是誰放縱他們? 是父母【聯合報╱陳招池/國小校長(苗縣頭份)2009.06.16】

竹科的孝子辭去工作,回家照顧罹癌的母親,卻被毆打致死,事件震驚社會,昨天快速破案,竟然是一群中輟生所為,又是一樁棘手的教育問題。

聽聞此消息,我的思緒馬上飛到十二年前竹東發生一件駭人新聞,一個少女被十三個同夥少年凌殺致死,手段之殘酷,簡直跟殺豬拔毛沒有兩樣。很不幸地,該名遇害的女學生是我學校的中輟生。原本在學校表現得不錯,唱歌、跳舞樣樣行,活潑可愛,行為出現偏差就是在小五升到小六的那個暑假,父母離異,時而跟父親住,時而跑去跟新竹的母親住,有機會結交在外地的中輟生,一個暑假就可以混得很熟,開學時天天跟老師上演捉迷藏。

學校人力有限,請求地方警察、村里長幫忙找尋,找到了學生,一不注意又被她溜走了。在大家都焦急操心孩子的下落時,她父母卻表現得似乎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聯絡到她父親,若無其事地說一聲:我也不知道,要我們去找她母親,看看人有沒有跑到那裡去?好不容易聯絡到她母親,也支吾其詞,說很久沒去她那裡,兩個人推來推去,孩子就在大人漠視下,到處遊走,惹是生非,頻頻闖禍出差錯。

一群中輟生聚集在一起,結夥飆車,逞凶鬥狠,恐怕再多的警力,都難以招架。是誰放縱他們成群結隊?是父母。是誰讓他們變成中輟生?是父母。是誰讓他們無法無天?是父母。在一些與中輟生有關的社會重大案件中,青少年之所以心狠手辣,其實,是他們最親愛的父母先放棄他們,應該連帶負起養而不教的責任。


網軍施壓 破案推手.gif


網軍施壓 破案推手【聯合報╱2009.06.16】

孝順好青年余之斌在新竹漁港遭人圍毆死亡案,因網路串連輿論聚焦,使政府和警方高度重視,案發不到一周抓到嫌犯。網路時代,網軍力量大,警察辦案必須更積極主動,才能安定民心。

網路有迅速即時、高度聚焦、感染力強等特性,余之斌命案發生後,網友傳播的訊息是一名孝順、有為的青年,莫名其妙被飆車族圍毆致死。這種無緣由的暴力事件,震動人心,把鬆散網友凝聚成網軍;加之各政府部門首長都有信箱,網軍意見直灌首長信箱,首長關切,成為第一線警察破案的壓力源。

加上網軍意見獲得媒體重視,成了催促警方辦案的又一力道;在余案中,還因大量報導,使嫌犯心驚而傳簡訊交代朋友注意相關新聞,成了犯案證據之一。這就像網路訊息可能誘發目擊者提供線索,會產生有助於警方辦案的效果。

過去刑案被害人為引起警方重視,會請託民意代表、民選首長或訴諸媒體輿論,如今網路網軍的威力已非同小可。警方面對新的傳播環境,主動性要更高,還要同等關切數位落差的鄉村和偏遠地區發生的案件,才能平民怨安民心。


為什麼是新竹,新竹有什麼條件,讓飆車幾乎成為新竹的另類特產?
又打又殺的飆車族...危害篇1.jpg

又打又殺的飆車族...危害篇2.jpg
圖:又打又殺的飆車族…危害篇…用新聞寫日記


破案、救人 網路力量大【聯合報╱2009.06.16】

余之斌命案偵破,「網軍效應」廣受矚目。交大網路學習與應用中心指出,網路是快速傳播平台,以規模最大的批踢踢網站為例,熱門版每天至少十五萬人次上線,幾秒鐘把訊息傳到全世界,力量可觀。

民國九十五年九月新竹市光復路出現飆車族,力晶半導體工程師和交大研究生接連被砍,學生激憤,透過校園BBS呼籲緝凶,發起「一人一信」,寫給新竹市警局長。

在網友轉寄下,這封給市警局長的信,後來寄到警政署長侯友宜和中央部會首長信箱,警政署下令全力偵辦。警方後來抓到凶手,飆車族銷聲匿跡一陣子。

當年竹市警局長邱豐光見識到網路力量大,常靠BBS平台,進入年輕人世界,掌握最新訊息。靠這個平台,成功遏止四起大規模飆車案,還救出一名被軟禁女子。

「救命~請救我幫我報警/這不是開玩笑的,我被打、被軟禁…幫我報警,…不然我會有危險。」這是九十六年四月廿四日竹市警局網站收到的訊息,一名網友在無名小站看到,轉貼到市警局互動討論區,當天上午九時卅分第三分局救出這名女子,並將軟禁她的男友移送法辦。

去年底,宏碁電腦員工的兒子荀荀,因腸病毒引發心肌症,亟須換心,家屬透過網路徵求心臟,全國關注,儘管最後荀荀等不到心臟病故,但網友的關心讓家屬感動。

去年十一月,交大一名學生在新竹火車站與值班計程車衝突,他上網提醒大家小心,網友發動拒搭站前計程車。不過,計程車司機的女兒覺得網路一面倒,也上網幫老爸講話,回嗆學生態度不佳,也獲得網友聲援。



名流家族 中天電視(2007.07.21)@ Yahoo! Video


二十年的飆車 何時終止?【聯合晚報╱社論/2009.06.15】

二十年前,民國七十年代中期,台灣首度出現飆車族。那時飆車族橫行在台北市北投區大度路一帶,以及南部屏鵝公路戰備道。和飆車現象一同出現在那個年代的,還有所謂的「大家樂」簽賭。這兩個當時的「亂象」,構成台灣快速變遷的七十年代鮮明的印記。

經過二十年,官方發行的彩券早已冠上「公益」之名,甚至亦有「博弈合法化」之論。飆車現象則不但沒有禁絕,且飆車族更為兇狠,傷人、砍人事件每隔一段時間就發生,場景從北市大度路轉移到台中和新竹,從大度山上再到南寮海邊。

二十年來,台灣經歷了教育改革和社會變遷,但青少年飆車問題始終未解決,而且更為嚴重。「看不爽就砍人」,這種「無目的傷人」的犯罪行為,顯示出反社會傾向;具體來說,就是對社會其他人,特別是擁有權力、財富、社會地位者,有著極深的敵意。隨著社會的M型化發展,不只是飆車,還有其他犯罪出於類似心理,都應該是加強防範的重點。

但這類犯罪行為卻可說是防不勝防,事後也最難偵辦,因為通常少有線索,甚至沒有地緣關係可作為偵辦依據。從警方透露的防止飆車作為來看,不但有區域聯防、口袋戰術、重點取締,甚至還上網搜尋飆車族集結活動資訊,似乎該作的都作了,但飆車族依然橫行。是這些作為不夠落實?還是勤務上有盲點?

以這次出事的地點南寮海邊來說,是新竹市推廣的重要景點,飆車族卻依然橫行,可說極為諷刺。再就數據來看,去年一至六月,新竹市動用於取締飆車的警察人次最多,但取締件數的績效卻並非最好。若非警力沒有善用,就是新竹市的飆車族習性不同,必須要有不同的取締策略。

新竹市是高科技城,卻有最原始的飆車暴力橫行。台灣的整體教育不斷提升,二十年來卻始終存在著青少年飆車問題,這個諷刺的畫面何時終止?警察不是唯一該為此現象負責者,但卻是第一線的防治者,是該加把勁,想想新的策略,運用新的科技了!


您用生命趕路嗎.jpg
圖:北投區大度路.您用生命趕路嗎(被貓撿到的幸福)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