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六四事件-01.jpg
公視【十點全紀錄】播映『坦克車前的年輕人』民主轉折的歷史(圖:維基百科.六四事件


六四事件,是指主要由北京大學生和知識分子為了爭取民主和言論自由,1989年4月15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起的一場抗議、示威、請願、絕食、遊行活動。同年,世界其他主要的共產主義國家也紛紛發生政變。

事件發端於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總書記、改革派領袖胡耀邦的猝逝。當時北京各大高校學生發起悼念活動,數日內迅速演變成大規模的遊行,學生除了要求中共中央肯定胡耀邦「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亦提出反貪污,反官倒、解放報禁、增加教育撥款、並提出民主選舉部分領導人等要求。

中共中央初期對處理學潮並未取得一致看法,一方面《人民日報》在1989年4月26日發表四二六社論,將學潮定性為「資産階級自由化動亂」,引發學生極強烈迴響,號召更多學生返回廣場,但另一方面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在5月4日發表五四談話,肯定學生熱情,紓緩學生的不滿。

5月13日學生發起絕食,學生情況廣受報導,學運終於演變成全國各界大示威,中共領導層的矛盾亦日益突顯,最終趙紫陽及胡啟立等中共開明派領導人下台,北京實施戒嚴,解放軍集結市郊。

6月3日夜間至6月4日凌晨,解放軍開進北京城,與民眾爆發嚴重流血衝突,抗議活動隨鎮壓而結束,但餘波未了。事後,全國展開大規模緝捕行動,趙紫陽所代表的開明派倒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形象受重挫,歐美多國向中國大陸實施不同程度制裁。

中國大陸改革陷入困局,這種情況直到鄧小平南巡和安排新一屆領導上台才有所緩解,但終究未能消除派系矛盾,中國大陸短暫的自由氣氛隨之消失,政治改革停滯不前,自此中央加強對傳媒、以至後來的網際網路規管;事件亦在香港等地引發連串政治效應。


抗議示威活動從4月15日開始至6月4日,中國政府為結束抗議活動,動用了軍隊強制驅散人群並爆發了軍民衝突,造成大量的傷亡。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據是:241人死亡(包括士兵),7000多人受傷;但中國紅十字會和一些學生組織報告稱有2000—3000人死亡。北京的學生運動共持續了七周時間,但其他城市卻仍有零星的抗議示威出現。

軍隊的行動結束後,政府展開了一系列清算打擊活動,包括抓捕此次事件的相關人士,打壓全國各地的抗議示威,限制外國新聞社的採訪活動,控制國內媒體的報導。很多曾公開對抗議群眾表示理解和同情的黨內人士遭到了清洗,包括趙紫陽在內的一些高級官員遭到了軟禁。中國政府實行的武力清場也受到國際社會普遍的譴責。


此事件普遍使用的名稱有「六四運動」、「六四事件」、「天安門事件」等。

「六四事件」亦指在1989年6月3日晚至6月4日凌晨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軍民衝突及清場事件,
「八九學運」、「八九民運」則統稱由1989年4月至6月發生的整個學生運動。

清場過程被一些民運人士描述為「天安門大屠殺」、「血洗京城」、「血洗北京」、「六四血案」、「六四屠城」。

中國大陸政府起初對學運定調為「反革命暴亂」、「動亂」,後來稱之為「六四風波」、「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也有一些親大陸人士稱為「北京事件」。

六四事件-六四早上軍隊在長安街上掃射,市民英勇抵抗。照片中可見數位市民中彈躺在長安街上,其他人在搶救傷員.jpg


軍民衝突

木樨地及長安街

6月3日星期六,中共中央決定清場。

當天下午4時,楊尚昆、李鵬、喬石和姚依林等召開軍政會議。
根據張良在《中國六四真相》一書中透露,會議決定「如遇阻攔,戒嚴部隊可以採取各種自衛措施和一切手段予以排除」。

當晚6時半開始,戒嚴部隊透過廣播器、電台、電視,例如中央電視台等等反覆進行廣播,發出《緊急通知》,內容說:
「戒嚴部隊、公安幹警和武警部隊有權採取一切手段強行處置,一切後果由組織者肇事者負責。」
「全體市民要提高警惕,從現在起,請你們不要上街去,不要到天安門廣場去。廣大職工要堅守崗位,市民要留在家裡,以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

晚上10時後,天安門與長安街的形勢急轉直下。軍隊入城後遭到市民阻撓,軍隊開槍,其中木樨地是死傷最多的焦點。該處聚集數千人,部分人用碎磚頭砸打軍隊,軍隊立即一排排沖上大橋,邊喊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口號,邊向投石頭的市民開槍。

根據《天安門》訪問紀錄片描述:
從這時起,軍隊時而向天開槍,時而對正人群掃射,有人中彈倒下。民眾不斷向後退,高喊:「法西斯!流氓政府!殺人犯!」軍隊用衝鋒槍向罵聲掃射,約百名學生和市民倒在血泊中,大部分立刻被送往旁邊的復興醫院。

《天安門》影片指,解放軍直接在長安大街向市民開槍。趙洪亮表示,他身邊有5個人倒在地上,他們就往回跑,又說:「一方面心裏是害怕的狀態,但是也有一方面呢趕緊把人名單給燒了吧」。

另一位徵文大賽作者凹凸形容:
復興門外大街兩旁的市民從自家窗戶上探出頭來痛罵,也有人從窗口上往馬路上投東西,軍隊開槍還擊,從木墀地到全國總工會約五百米左右的路段,兩旁建築物都被打得火星四濺,其中22號樓、24號樓兩幢部長樓有3人在樓上被子彈打死,作者凹凸指當中包括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宋汝尊的女婿。

根據BBC現場報導,解放軍從卡車上不分目標的向人群射擊;在天安門廣場的一次掃射中,她自己被屍體絆倒,幾碼之外被當場射殺的還有兩人,重傷倒地不起的兩人;之前北京某兒童醫院20分鐘內送來40多名遭槍擊的重傷者,其中包括婦女和老人,不少人是在自己家中中彈,其中有兩人已死亡。中槍者包括徒手阻攔軍隊的平民以及旁觀的民眾,也包括現場搶救的醫務人員,但她所提供的影片,卻完全錄影不到任何屍體或槍傷。北京體育學院學生方政表示,他雙腿被軍隊坦克輾壓,吳仁華亦表示,至少五人被壓死,九人被壓傷。有說一些死者遺體被戒嚴部隊埋在各處,但說法並未得到證實。

根據香港電台張偉國引述綜合外電報導,6月3日晚上十時過後,天安門以西約四公里的復興門傳出鎗聲。據目擊者說,軍隊向堵塞他們前進的群眾開鎗,有最少逾三十人死亡,二百多人受傷。傷者入夜後仍不停被送往復興門外醫院。

官方並沒有透露實際開槍時間,陳希同後來在報告中只說,晚10時前後,部隊仍然採取了極其克制的態度。

六四事件-六四凌晨五時,穿迷彩軍服的特種作戰部隊士兵衝上人民英雄紀念碑驅趕學生。.jpg


天安門廣場

6月4日凌晨零時前後,在距離木樨地超過5公里遠的天安門廣場,一輛裝甲車單獨開進了廣場內。官方對此沒有回應。陳希同後來的報告指,6月4日凌晨以後,有幾名暴徒在復興門立交橋一帶,開著搶來的裝甲車,邊行進邊開槍。但他沒有表示是否同一部裝甲車。

凌晨1時,據官方(共青團北京市委)著作《70天大事記》所記,天安門廣場尚有學生、市民數萬人。

1時30分,北京市政府和戒嚴部隊發出《緊急通告》,內容說:
「首都今晚發生了嚴重的反革命暴亂。暴徒們猖狂襲擊解放軍指戰員,搶軍火,燒軍車,設路障,綁架解放軍官兵,妄圖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人民解放軍多日來保持了高度克制,現在必須堅決反擊反革命暴亂。首都公民要遵守戒嚴令規定,並同解放軍密切配合,堅決捍衛憲法,保衛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和首都的安全。凡在天安門廣場的公民和學生,應立即離開,以保證戒嚴部隊執行任務。凡不聽勸告的,將無法保證其安全,一切後果完全由自己負責。」

廣場上的流行歌星侯德健表示,起初他們以為是橡皮子彈和木棒,那時學生還給他套著棉大衣和塑膠頭盔自衛;但到凌晨2時,來了共4位證人,分別是兩位醫生和兩位學生,才告訴他們說前面開的是真槍、是真子彈。

撰稿人張偉國表示,零晨2時20分,軍隊開進廣場,施放催淚彈,部隊從廣場南面的前門向中央推進,沿途向高空發射照明彈,群眾向天安門廣場北面後退。

凌晨2時半,軍隊包圍了天安門廣場,將留守的學生圍在中間,部隊停下待命。

3時左右,封從德表示,約3000至5000名學生圍坐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周圍,此時正進行絕食侯德健、劉曉波、周舵、高新決定勸學生離開,並在廣播中發言,大意是指北京已在流血,足以喚醒人民,讚揚學生不畏死的精神。劉曉波等人發現有學生之前從軍隊搶來的槍枝,要求立即砸毀槍械,並命令學生必須堅持非暴力原則,否則解放軍就會有堂而皇之的理由向學生開槍。

六四事件-向北京開進的戒嚴部隊的軍車被老百姓堵在了郊區。.jpg


清場

6月4日凌晨4時半,根據陳希同事後的報告,當時廣場上廣播了戒嚴部隊指揮部的通知:
現在開始清場,同意同學們撤離廣場的呼籲。

而根據西班牙的電視台攝影隊提供的資料,於凌晨4時,廣場燈光全部熄滅,戒嚴部隊發出廣播,內容說:
我們呼籲,全體市民和全體同學,不要再燒垃圾,不要再燒垃圾,不要再加強廣場的混亂。

20分鐘之後,廣場再次開燈,戒嚴部隊再次發出廣播,內容亦與陳希同的報告很接近:
同學們,戒嚴部隊指揮部決定,現在清場。我們同意同學們,請同學們立即撤離天安門廣場。戒嚴部隊指揮部,六月四日。

大約凌晨4時45分,大量學生一邊同聲高歌,一邊聯群漫步離開廣場,不少學生漫步時更向攝影機揮手、打出勝利手勢。

5時20分,一大部分學生已離開,但廣場仍有約200名民眾不肯散去。侯德健等人直接要求會見軍隊指揮官,表達願意由他們出面勸餘下的學生離去,希望和平解決事件,軍隊同意,學生逐以「聲音投票」方式,想撤的人喊撤退,想留的人喊留,兩把聲音旗鼓相當,但考慮到喊撤退的人可能不敢高聲呼叫,學生領袖認為想撤退的人更多,宣布離開。學生撤走時,有人聲淚俱下,有人喊出「打倒法西斯!」的口號。

約5時40分,清場基本結束。

清晨時份,由廣場撤退的學生,沿途受到市民的歡呼。至6月4日早上7時,在六部口又發生一些混亂,可能是軍隊發射的一些疑似煙霧彈。後來陳希同在報告中表示,六部口有4名軍人被暴徒圍攻毆打。

6月5日清晨,大量坦克駛入長安街,一位年輕人揮手示意坦克後退,坦克試圖繞開他,他再爬上坦克,最後被其他市民送走。

事後,柴玲在逃亡後曾發出一段錄音,指曾見解放軍在廣場向紀念碑開槍,提到坦克施放毒氣並追壓撤退學生,並且引述傳聞指出,有同學在帳篷中被坦克碾成肉餅;「有人說同學死了兩百多,也有人講整個廣場已經死了四千多。具體的數字到現在我也不知道。」

侯德健事後接受訪問說,他留守至6時半,但在廣場上沒有看見這情況,並反問是不是需要用謊言去打擊那些說謊的敵人?難道事實還不夠有力嗎?另外,根據解放軍總政治部的官方錄像片段,經侯德健勸籲下,學生最後完全撤出廣場。這片段與侯德健的說法頗吻合。柴玲事後則指她是「聽說」有這情況,間接承認沒有親眼目睹。

《中國六四真相》一書的說法是,木樨地是傷亡最重的地方,而在一些主要街道上,軍人有向呼喊口號的學生開槍。

六四事件-在中國西南四川成都的市中心巨大的毛像下面,民眾集會聲援北京學生。一個橫幅上寫道:「為自由而戰」。.jpg

封鎖中外媒體及相關報導

在整個運動中,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媒體,記者蜂擁至天安門廣場。因為當時手機及網際網路根本不普遍,所以新聞報導必須依靠衛星和普通電話。隨著事件的發展,中國政府命令所有在北京的旅館停止他們的CNN的衛星播放。並且命令外國媒體關閉他們的衛星傳播系統。

美國的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就有一段錄像,資深新聞記者,播音員,評論員 Dan Rather 在當晚的現場新聞報導中,不得不在政府官員的監視下,停止傳播他們的衛星信號回美國。因為當時,數碼照相機還沒有出現。所以記者拍照都一定要用膠捲。

六四以後,中國政府派出警察對外國記者進行搜查。那張著名的青年人擋住坦克的照片,根據該記者 Jeff Widener 在美國公共電視台紀錄片「坦克人」的描述。

他當時住在北京飯店5樓,他的飯店的對面就有警察通過望遠鏡對住在飯店裡的人進行監視。當他拍完照片以後,他立刻將他的膠捲藏在了廁所里的馬桶蓋子下面。不久,警察就到他的房間搜索,將他其他的膠捲曝光。然後離去。他的膠捲則是由一個叫 Kirk 的美國學生藏在自己的內褲里,偷偷帶到美聯社的辦公室,印出照片,傳播到全世界的。

在6月3日至4日,中國大陸的媒體均以不同方法表達對鎮壓的不滿。


在6月4日早上6時25分,北京國際廣播電台英語廣播員李丹當晚這樣報導:
這裡是北京國際廣播電台。請記住1989年6月3日這一天,在中國的首都北京發生了最駭人聽聞的悲劇。

成千上萬的群眾,其中大多是無辜的市民,被強行入城的全副武裝的士兵殺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們國際廣播電台的工作人員。

士兵駕駛著坦克戰車,用機關槍向無數試圖阻攔戰車的市民和學生掃射。即使在坦克打開通路後,士兵們仍繼續不分青紅皂白地向街上的人群開槍射擊。目擊者說有些裝甲車甚至輾死那些面對反抗的群眾而猶豫不前的步兵。

北京國際電台英語部深深地哀悼在這次悲劇中死難的人們,並且向我們所有的聽眾呼籲:和我們一起來譴責這種無恥地踐踏人權及最野蠻的鎮壓人民的行徑。

鑒於目前北京這種不尋常的形勢,我們沒有其它新聞可以告訴你們。我們懇請聽眾諒解,並感謝你們在這最沉痛的時刻收聽我們的廣播。

英語部的節目負責人是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吳學謙的兒子吳曉鏞。事情發生後,吳即被調離、審查,整個英語部工作人員都作了檢討。


6月4日早上,《人民日報》頭版刊登亦一則題為「北京這一夜」的消息:
本報6月4日凌晨五時訊,解放軍報6月4日社論說:自6月3日凌晨開始,首都發生了嚴重的反革命暴亂。

三日二十二時左右,軍事博物館一帶響起槍聲,戒嚴部隊進城,從午夜到凌晨,友誼醫院、阜外醫院、北京市急救中心、鐵路醫院、復興醫院、協和醫院和廣安門醫院等不斷給本報來電話,告知收治人員的傷亡情況。

到截稿為止,戒嚴部隊已突進天安門廣場。


《人民日報》該日在新聞選材上亦曲線表達不滿,其中國際新聞選用南韓光州事件,以粗黑體寫上:「漢城學生絕食示威,抗議當局屠殺鎮壓。」

關於波蘭局勢的標題為:「警告任何人都不要玩火」,副題為「波領導人指出選舉是和解的偉大嘗試。」

關於中東局勢的題目則是:「以軍再次入侵黎南部,用飛機坦克對付平民。」
而第四版是社會和體育版則分別報導「法官卻枉法,誣告反被告,某法院院長被判刑四年半」、「四川一服刑罪犯竟當上人大代表。」

一條關於殘疾人運動會的報導,標題為:「不能被征服的人」。

事後《人民日報》總社長錢李仁和總編輯譚文瑞都被撤職,編輯吳學燦被判入獄四年。

此外,6月4日當日負責在新聞聯播節目中主持的薛飛、杜憲著一襲黑衣、以沉痛的神態進行播音。此後不久,兩名主持人即被調離新聞聯播節目組。在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後,廣播電影電視部一名副部長因「支持動亂」、帶領中央電視台等部門工作人員示威遊行被撤職。


以上轉自:維基百科〔六四事件





歷史的傷口
由台灣四家唱片公司(飛碟、滾石、可登、寶麗金)的一百多位歌星,在六四事件中,為了聲援大陸學生運動,1989年5月28日錄製。

作詞:林秋離、梁弘志、陳樂融、童安格、鄭華娟、劉虞瑞
作曲:小蟲、沈光遠、李宗盛、李壽全、梁弘志、陳美威、陳復明、童安格、張洪量、黃韻玲
編曲:陳志遠
製作人:李宗盛、李壽全、陳復明、童安格

矇上眼睛 就以為看不見
捂上耳朵 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 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 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 可以洗盡塵埃
如果熱血 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 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 歷史的傷口

哦------ 哦------ 哦------
永遠都記得 歷史的傷口

哦------ 哦-------哦-------
永遠都記得 歷史的傷口



六四天安門事件 大事記(2009年06月01日蘋果日報)

1989/04/15
被視為開明派代表人物的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中國各地大學陸續舉辦自發性追悼紀念活動。

04/17
學生開始在天安門廣場聚集,18日數百名學生在人民大會堂前靜坐,提交請願信。

04/22
中國官方在人民大會堂召開胡耀邦追悼會,天安門廣場聚集幾十萬學生,學生齊唱國歌,有人激動流淚,氣氛肅穆,軍隊在旁維持秩序。

05/04
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發表五四談話,肯定學生熱情,舒緩學生不滿。

05/13
學運領袖柴玲等人發起絕食運動,數百名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靜坐。學生發動北京大遊行,長安街交通癱瘓,地鐵前門站封閉,輿論逐漸同情學生。

05/19
趙紫陽突然現身天安門廣場,含淚向學生道歉、勸學生撤退,這也是趙最後一次公開露面,隨即被軟禁直到2005年逝世。

05/20
國務院總理李鵬在電視上頒布北京部分地區戒嚴令,軍隊向天安門附近集結。

05/21
香港發起百萬人大遊行,聲援北京學生。

06/03
中共中央決定武裝血腥清場。

06/04
坦克開進天安門廣場,武裝部隊向學生和民眾瘋狂掃射,造成至少數十萬人傷亡,震驚國際。

1989/06~1997年
香港商人陳達鉦展開「黃雀行動」,秘密協助參與民運的學生逃離中國到香港和第三地。

1999/06/04
六四事件10周年,香港7萬人上街遊行。

2009/05/14
六四事件20周年前夕,趙紫陽長達30小時秘密口述錄音的英文版回憶錄《PRISONER OF THE STATE》(譯名:國家囚徒)出版。05/29趙紫陽中文版回憶錄《改革歷程》在香港上市。

2009/05/31
香港發起六四事件20周年大遊行。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六四事件-天安門廣場上軍人戒備森嚴,重炮隱約可見。.jpg

六四事件-天安門廣場上重兵駐守,一些市民在遠處觀看。.jpg

六四事件-五四大遊行。約七千名北京師範大學學生遊行到達天安門廣場。1989-5-4.jpg
圖:大紀元(1989-5-4)




勿忘六四




.六四事件20周年 馬英九總統發表感言全文(2009.06.04 09:40)

明天你我就是「暴徒」◎謝盛友(大眾時代)

六四,是面鏡子◎楊偉中(大眾時代)

民國七十八年六月五日聯合晚報(閱讀情緣 - udn部落格)

紀錄片《天安門》20剪,1989中華人民共和國悲慘學運--六四事件

六四真相(大紀元)

電視文獻片:1989 -- 血寫的歷史(大紀元)

六四︰記憶與倫理(作者﹕林培瑞)

.以上文中組圖來自: 六四 20年前的慘痛回憶(12345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