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下一站天國-11-500.jpg

如果你已死去,在前往天國的路途中,你可以選擇人生裡的一個記憶,永遠的伴隨你。
那麼你會選擇哪一個人生回憶呢?



在人間與天國之間,有一中途站,剛離世的都會在此逗留一個星期,天國使者會為死者引導,使他們尋回最美好回憶片段,第七天帶著這片段,悠然上路。


描寫生死之間的電影說來也不少,但在一位年僅三十六歲的日本年青導演是枝裕和眼中,卻有另一嶄新看法。

對他來說,原來人間與天國之間是有一個中途站,剛離世的人都會在那裏逗留數天,由天國使者接待,使者更會從旁協助他們尋回生前最值得回味的片段,然後用電影重現一遍,而這片段會跟著他們上路,其餘所有的人生片段就會完全洗去……

大家若習慣看日本人拍攝抽象意境起用真實的手法去演譯時,就不難接受是枝裕和的價值觀和視野。他的平實手法令人聯想起【世紀末暑假】那份簡約歐陸學園風情,加上在生離死別時,反映出每個人也不再為世俗枷鎖的束縛去全情選擇心愛的回憶。

片中感情的掌握不文不火,在結局用上最淡薄的情操去收筆,頗有大師風範,難怪導演也指出他的偶像是台灣導演侯孝賢

電影選角方面大體為配合日本片的風格,起用靚仔靚女擔正,男角阿拉達和女角小田伊麗嘉清新脫俗,女孩暗戀男主角的情懷,拍出「情懷」的詩意。


下一站天國-01.jpg 

片名:After Life《下一站,天國!》
年份:1999
語言:日文
出品:Engine Film Inc.

導演: 是枝裕和
演員:ARATA、小田繪理香、寺島進、內藤岡志、谷啟、伊勢谷友介

開始喜歡是枝裕和導演的電影作品始於台灣沒有上映過的<Distance> (中譯:這麼近,那麼遠),我發現他表現死亡與人的記憶的方式非常迷人,如果要找形容詞的話,那大概會是簡樸、溫厚、節哀與幽靜。

在我看過的很有限的電影裡,記憶中只有<情書>也擁有這些特質的結合,其他多半不是要讓觀眾淚流滿面的殘酷傷痛,不然就是像打電動一樣砍一個是一個還附贈血漿一包。

是枝導演的<Distance> 儘管重心放在死者的追憶上,陳述的姿態卻像暴風雨過後的平靜海洋,收納了狂風暴雨的混亂,於是在靜默中情感兀自暈開,低迴不散。

我非常喜愛那種節哀卻始終惦記著的狀態,或許這正是我這種年紀無法達到的境地,更重要的是,我個人以為這種溫軟(溫溫的軟軟的要怎麼形容?)又成熟的態度,才是對死者最美好的回應。

是枝裕和自承受到侯孝賢的影響很大,我在觀賞電影裡的人物互動時,也有閃過一絲侯孝賢電影裡那些溫吞沉默人物的模樣。但我卻以為是枝導演的電影有趣、好懂多了,或許因為侯孝賢的電影格局總是很大,又離我能夠觸及的經驗太遠,所以我看不懂的時候比較多(真抱歉)。

下一站天國-05.jpg
(圖:時光網

而這一次我看的是在<Dist-ance>前一部的作品<下一站,天國>,一樣是將焦點放在死亡與記憶上面,但是有了一個既幽默又美妙的故事邏輯:人在死後先去天國中繼站報到,選擇一個屬於你人生的回憶,然後在重新演繹放映之後,永遠的帶著那個回憶走向天國。

天國中繼站的服務員企圖幫助重現死者的回憶,於是他們使用如同拍電影一般偽造的場景、道具與人物,在片廠裡按照死者的回憶表演一次,這真的是非常幽默、衝突又令人深省的段落。如果那些有模有樣的布景與走位虛假的令人發笑,那麼記憶又是真的嗎?

在重新演繹回憶的過程中,客觀紀錄與個人記憶自己會衝突起來,而在面對那些衝突的時候,人很神奇地得以更真實的探觸、挖掘自己的人生。

是枝導演說:「當真實與虛構互相衝撞時,人的情感就像火花般飛舞起來。而藉由重新演繹自身回憶,死者得以重新檢視自己的人生並且加以肯定或接受,因此在這裡,回顧過去不再是負面的或者多餘的累贅。

的確,這樣一個天國真美好。

我羨慕是枝裕和與演員之間的尊重與情感,從紀錄片工作起家的他對待電影創作有深刻的尊敬與溫柔,少了商業導演或藝術導演的不擇手段與投機取巧,於是死亡與記憶這兩個總是引起我們強烈情緒的題材,在他手裡獨自變得沉靜低迴、饒富意旨。

這個搶破頭的時代能夠有這麼樸實無華的創作者,想起來還真是不容易。



這麼近.那麼遠(Distance)0.jpg

片名:Distance《這麼近,那麼遠》
年代:2001
語言:日語對白

導演:是枝裕和
主演:Arata、伊勢谷友介、夏川結衣、寺島進、淺野忠信

《這麼近,那麼遠》取材自1995年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講述一次末日教派的集體自殺後,死者的家屬相約周年時回到事發地點。

當他們遇到事件的倖存者,各人分別回憶自己的親人在生的日子,卻看不出他們有問題。死者親人要處理的,是克服死者們用如此驚世駭俗的方式離開世界而對他們所造成的困惑。他們從倖存者口中大概了解親人在最後時刻的模樣,卻往往與自己所認識的迥異。兄弟姊妹、夫妻的關係縱然如此親密,所謂血濃於水,他們卻竟然離開自己走上一條不歸路。

死亡可以是如此集體又孤單的事。令人難以釋懷的,並非一定是喪失親人,而是發現死者與自己之間的鴻溝和隔閡,是如此遙不可及。縱然如此,不同的死者家人共同體會的人際隔閡,卻將他們連繫在一起,隱隱然存留了一點人與人之間可以連帶的團結關係。集體自殺聚合了眾死者,後來也聚合了他們的親人。末日教派的溫床其實是冷漠的社會,人際的疏離才令人尋找宗教的慰藉。

是夫婦、是兄弟、是親人、是每天相近但又心靈相距的親人,這麼近,那麼遠,大扺這是3年前東京一次宗教狂熱份子集體行動背後的因由,恐怖行動之後,剩下的是他們的親人。

是枝裕和淡然的將段段感情,通過回憶和重整,深刻刺痛地觸碰還未縫合的傷口、感情的距離、心靈的整合,在這百合花盛開的季節中,繼續暴烈地溫柔。是枝裕和,無疑是日本當的電影詩人。



《鐵道員》和《下一站,天國》的生命探索(何浩文)

電影,本來就是思想傳遞的工具。透過電影,導演可以把自己的想法以影像向觀眾呈現,從而讓觀眾在得到娛樂之餘,還可以試著領略導演想表達的種種意思。

《鐵道員》、《下一站,天國》,同為日本電影,卻表達著對死亡的不同想法,卻是殊途同歸,尤如兩條非平行的線,始終都會走在一起。

死亡,也許對不同的人來說,會有不同的領悟;只是,當生命走到盡頭,人所追求的,可能都是一樣,這就是人說「戲如人生」的說法的真實性。


鐵道員是一套寫實電影。
鐵道員 .jpg

這套電影和片名一樣,描述了一個在鐵道工作的人最後的一段旅程。

乙松在古舊的幌舞鐵路站,每天做著同樣的工作:揮動著紅色旗子,引導列車駛進車站;讓車長休息一會的時候,吹響哨子,讓列車準時離開車站。

他的工作每天如是,但他的工作為他帶來驕傲;只是,為了工作,他同樣放棄了很多東西:他那仍是嬰孩的女兒生病的時候,因為他不可以擅離職守,他著妻子帶女兒乘列車到大城鎮去求醫,而卻因為無人能代替自己,直至女兒死去的時候,他都沒有再見過女兒一面。在她的妻子因重病死去的時候,他亦因為同樣問題,不能見妻子的最後一面。

這是他一生之中的遺憾,只是,他仍然無悔地工作著。有一天,他收到了幌舞站將要拆卸的消息。他決定堅守到最後一刻,在最後的工作時間,他有一天發現一個奇怪的五歲小女孩在車站處到處跑,帶著一個娃娃,結果最後走了,卻留下了娃娃。

當晚凌晨,這女孩的姐姐來到車站,就希望替她的妹妹拿回娃娃和乙松談了一段時間,結果在親吻了乙松以後,又獨自一人跑掉了。

在另一天的黃昏,一個十六歲的女孩,說自己是那兩個女孩的姐姐,打算替妹妹拿回娃娃,卻參觀了乙松所住的車站宿舍。她表現出酷愛火車的一切東西,尤其是古老的東西,更煮菜給乙松享用。到最後,乙松發現其實那三個女孩都是一個人……他的女兒雪子

她以不同的年紀顯現在自己的面前,為告訴他,她以有這一個鐵道員的爸爸為榮。那夜,當雪子離開了後,乙松一個人在幌舞站的月台上,細看這一個將在數天內拆卸的車站。翌晨,乙松被發現在白雪茫茫的車站處,離開人世……



下一站,天國則是一套想像性較豐富的電影。
下一站天國-03.jpg

每個人死後,在上天國以前,都必需經過一個中轉站,在中轉站停留一個星期。
在這一個星期的頭三天裡,每個人都先要選擇一個在自己在世時候的一個深刻回應。

選好以後,中轉站的職員便會著力重新塑造這個回憶,然後在這星期的最後一日,重看自己選定了的片段,那時,就可以永遠活在美好的回憶之中,那就是「天國」。

所有進來的人都選定了自己想回到的回憶,就只有兩個人未能選定,一個是七十一歲離世的老人一朗,另一個就是二十一歲離世的青年伊勢谷

一朗不想回憶過去,他認為過去是悲傷的,不想回憶。而伊勢谷則不想選擇,他認為人不應活在過去之中,而且他認為自己既然可以選擇,當然有權不去選擇,所以他選擇了後者。

中轉站的人努力幫助那些已經選定了片段的人,也積極推動那兩位仍未選擇的人。

一朗希望中轉站的人替他選擇讓他能感受到生存意義的片段。站內職員望月一朗帶來他一生七十一年的影帶,希望在他重溫影帶的時候,能夠找到他生存的證明。

最後這人找到了,他決定要回到他和妻人最後一起看電影後的場景,並對望月道歉,因為他過了三天的期限,但望月卻反而說,其實在那裡工作的人,都是不能夠選出自己應到的回憶的人,所以才滯留在這個中轉站中。

把所有人送走後,望月也找到自己應該回去的地方,便著他的助手里中詩織,幫助他回去。詩織雖然萬般不願,但最後還是送走了望月,讓他到天國去。而伊勢谷則始終不肯選擇,而留在這中轉站當職員。這星期後,中轉站,一定繼續運作下去……



死去,我留下什麼?

這兩套電影,或者說所有談論有關生與死的電影,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會談論有關「我」的問題。

在死亡之中,其實「我」佔一個非常重要的地位。因為每一次死亡,都是一個個體的流逝。

對於別人,可能是一個朋友、親人、同事、同學的永遠離開,但對於自己而言,死亡,代表「我」軀體的毀滅,失去在世界繼續未來的可能。因此,對於自己死亡,通常人最關心的,就是可以留下什麼,可以讓他人在自己離去時,抓著什麼。自己的位置,變得非常重要。


《鐵道員》此電影,就把自己融入在車站之中,體驗自己的生存。他的我,是自我。以完成自身的願望,作為自己曾經存活的憑證。他的一生都奉獻給車站,把車站作為人生的大部分。

他了解自己的位置,就留在這車站之中,別人對他的想法如何,其實沒有重要的關係。雖然,到最後,他的朋友,永遠也會記得這一個曾經把一生奉獻給車站的盡忠鐵道員。


在《下一站,天國》裡,則有一點不同的想法。雖然被送來的人,那些人都有不同活著的意義,而影片也沒有太明顯道出他們的想法,只是,有兩個人物是值得一談的。

他們都是中轉站裡的職員,一個是望月,一個是詩織。由於他們都是中轉站的職員,即是說他們是沒有選擇自己一生中最喜歡的片段,回到那裡的人。他們不知道該怎樣面對自己那短暫的一生。

完結了,就沒有未來,他們的問題,其實和一朗的問題一樣,他不知道自己生存的證明在那裡。

直至他看了一朗的錄影帶,看到了他生前的未婚妻成了一朗的妻子,當時,他就開始出現了轉變。他最後明白,他的一生,是寄存在他的未婚妻之中。因為他的未婚妻,把他定為自己要回到的一刻之中。

他的存在,就建立在別人的幸福之中,正如他在電影中說:「能夠知道別人的幸福中有我,真好!詩織也是類似的,她把自己的存在建立在望月的記憶中,她喜歡望月,只要望月心中有和她一起的回憶,她便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換句話說,在這兩個人的心目中,自己的存在,是要深印在別人的腦海中,以別人對自己的態度來肯定自己的存在與否。

哪一種想法才是將死之人對自己存在應有的態度,其實難以說明。在我的想法,其實怎樣的自我才算是合適,相信倚重的會是在活著的時候,有沒有活出生命的意義。


生命的意義

如果要談及生命的意義,將會有很多不同的理論,不同的層面可以討論,但那些都是仍然相信自己既在生,又擁有一段時間壽命的人所談及的意義,和一個將死之人所想到的生命意義,是有一點兒不同的。

這裡的意義,其實不是在談到底人要做什麼才有意義,做什麼便沒有意義;而是在談一種對於生命的態度。或許先在這裡作一個小小的估計,生命活得有意義,只因我們認真去對待我們每天的生活,在每天的生活中找到我們應做的東西,並且完成它。

不讓明日作為今日的任何藉口,這樣,每一天都可以活在意義之中。


這一種生命意義,說來是客觀的;只是實行起來,就會有一點個人主觀在內。每一個人對於認真對待自己的生命都有不同看法,而且有些人的看法和別人是很不同的。


《鐵道員》中的乙松,從整套電影的情節來看,他真的認真對待生命的每一刻,只是,他的價值觀和一般人是有點不同的。在別人的眼中,他的工作是認真的。每天分秒不差的開始工作,直至下班,但是,他的認真差不多去到麻木、冷酷無情的部分:他的女兒和妻子將死的時候,他都為了工作,而放棄了去見她們最後一面的機會。

雖然他有對此感到不悅,只是他沒有強烈後悔他為了車站而放棄去見他的女兒妻子,他相信妻子會明白他的。在我們看來,他可能走錯了方向,但是,誰可以質疑他的選擇?

他的祖父、父親都是鐵道員,他認為鐵道員是他的天職,所以他認真都對待他的工作。對於妻子和女兒,他是感到抱歉的,只是他實在無可奈何,沒有人能在那時候代替他的工作,他必須繼續履行他的責任。

對於他的選擇,我們不能批評什麼,他只是調整自己的人生排序,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當每次要作出選擇的時候,就必然會犧牲一點東西。他犧牲了對妻子和女兒的全面關心,而選擇了工作。

他的妻子,雖然有微言,但是其實也沒有反對丈夫這樣的行動;而女兒死後,化成靈魂回來的時候,也為了告訴爸爸,自己沒有恨他,而且以有這樣一個鐵道員的爸爸為榮。

可見,其實他的排序,沒有本質上的問題,只是在一般人眼中,這樣的排序是欠缺人情的。他認真對待自己的每一刻生命,所以在解決了最後一個心結,「他女兒是否恨他」的問題後,便安然在月台上離世。這是一種對自己負責的態度,我們不能抹煞他生命裡的意義。


《下一站‧天國》裡,一朗談及希望在自己的人生中找到自己的存在證明,其實談及的,也是有關生命意義的事。

如果生命曾有一刻認真過,要尋回一生中曾認真的一瞬,是不會導致完全痛苦,不堪回首的回憶。至少,也有一刻曾經燦爛過。在一朗到最後決定要去他和妻子看最後一套電影的那一刻,那時我們開始可以抓到一點認真的法門。

一朗說他選擇那個片段,是因為他覺得那裡提醒了他,他的妻子,無言無怨的跟隨了他數十年,他卻沒有珍惜過。回到那裡,至少讓他感受到那一刻,他真的在珍惜他的妻子,他打算再次去關心他的妻子。

我們藉此可以找到一點麟角,所謂認真的對待自己的生命,其實是一種珍惜的態度,一種關懷的態度。珍惜每一天仍然在生的日子,珍惜每一個在身邊的人物,珍惜每一口呼吸的空氣……

生命的意義,就在這裡隱約的顯現了。


後感

這兩套電影,在看後都給人一種很深刻的感覺,因為故事平淡,而這一種平淡,帶來一種強烈的真實感。

死亡是什麼?這個問題,也許沒有任何意義。

我們每一天都步近死亡,只是我們可不是為死亡而生存。永遠想像死亡前要做什麼,其實還不如把這些想法在現在實行來得有意義。把每一天當作是最後一天,認真的對待每一天,珍惜身邊的一切事物,才是認真對待生命的人應該做的事。

看罷兩套電影,尤如上了一節課,讓人可以更清楚,他們的生命,其實還有更多可發展的空間:積極面對,珍惜現在,才是作為一個人,應有的態度。





張學友.這麼近(那麼遠)



背景音樂:班得瑞《仙境》變幻之風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