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橫山家之味-950x150.gif

一些隨口說出的約定…還來不及實現…
一些胸口小小的悸動…被淡淡地忽略…
人生…為何總有太多遲了一步的遺憾…



已經是夏末的季節了,院子裡的紫薇花開得璀璨,黃斑蝶在山坡上翩然飛舞著。

橫山良多與妻兒一同返回位於湘南海邊的老家。久違的橫山一家人,每年只有在大哥純平的忌日才會團聚。

在沁涼的麥茶、紅透的西瓜、母親的絕手好料理炸玉米天婦羅,加上外賣的頂級壽司和鰻魚飯之間,閒散地度過看似平凡的一天。

然而他們細細分享品嘗著的,卻是歡笑背後隱隱的哀傷,小心翼翼的對話又忍不住的爭執中,不經意觸動的回憶,以及深藏在彼此心中不曾說出口的秘密…


橫山家之味-01.jpg

年份:2008
出品:TV Man Union
發行:原子
語言:Japanese

導演:是枝裕和
演員:阿部寬、夏川結衣、樹木希林、寺島進

‧繼【東京鐵塔】2009年最溫暖人心的日本電影!
‧日本奧斯卡最佳女配角,強勢問鼎!
‧繼坎城獲獎電影【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是枝裕和又一感人力作!
‧【HERO】阿部寬、【熟男不結婚】夏川結衣、【東京鐵塔】樹木希林,聯袂主演!
‧4月3日 感動獻映

【橫山家之味】是導演是枝裕和繼【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於坎城影展獲獎後,再次以「家庭」為主題的電影,不同的是【橫山家之味】是在導演雙親相繼離世後的作品,他希望能拍出一部充滿歡笑而富生命力的電影獻給父母。

透過靜謐的綠蔭、低迴的鄉愁,藉由已經離家的成年孩子們返家與年邁的父母共渡夏日時光,一個看似簡單平凡的故事,在幽默溫暖,卻又帶點任性地,如同翻閱家族裡的老相片簿那般,捕捉生命中點滴細微卻又引起層層漣漪的悸動。

也讓人憶起日本電影巨擘小津安二郎在【東京物語】中那份屬於家族親情的淡淡的哀愁。



橫山家之味-02.jpg

是枝裕和:侯孝賢對我有如父親般的存在(自由影音)


魏德聖、林書宇、鄭有傑 大嘆是枝裕和導演 功力精湛

曾以【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受到國際及台灣影壇高度注目的日本名導是枝裕和,最新執導作品【橫山家之味】將於4月3日與台灣觀眾碰面了。和台灣淵源極深的是枝裕和,私底下是侯孝賢導演的頭號影迷,因此對於新作品有機會在台灣上映,感到十分興奮。

以寫實風格聞名的是枝裕和,部部影片都為台灣影壇帶來嶄新的視野,不但讓新銳導演鄭有傑和林書宇看完【橫山家之味】後驚為天人,【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亦不諱言提到自己對是枝裕和的敬佩之意,「我非常佩服是枝裕和執導童星演員的功力,在群戲之中還能讓素人演員發揮自然不做作的演技,著實令人感到敬佩。」

深植在是枝裕和心中的台灣印象,並非單純來自於電影或是旅遊,而是生命中和台灣不可分割的密切緣分。

是枝裕和的祖父母婚前都姓是枝,當時在日本同姓氏無法通婚,兩人便一同私奔到台灣,後來在高雄生下是枝裕和的父親,直到二次大戰後才遣返日本。回想多次來台探親的經驗,最令是枝裕和印象深刻的是充滿歷史情懷和舊時氣息的南台灣。

私底下是侯孝賢導演頭號影迷的是枝裕和,目前正在製作的新作品【充氣娃娃】(暫譯)就是請到侯導的御用攝影師李屏賓掌鏡。問到影響自己最深的電影和導演,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是侯導的【童年往事】。

「小時候單純聽父親述說往事,其實對台灣還不甚了解,然而【童年往事】片中景色跟我記憶中的話語有所重疊。我相當崇拜侯導的風格,在電影的路上,他有如我另一個父親般的存在。」

橫山家之味-09.jpg

由電影呈現深厚人文關懷的是枝裕和,不僅深受台灣電影的影響,近期的幾部作品,同樣也為台灣新銳導演們帶來嶄新的視野。

台灣觀眾之所以有機會能一賭【橫山家之味】的風采,最初的機緣便是【九降風】導演林書宇前往多倫多影展觀摩時,看到本片驚為天人,讚道「【橫山家之味】每一句、每一句,都透露著遺憾,卻也同時找到了出口,這就是我心中的最佳電影」,回到台灣立刻推薦給發行片商。

而在電影開拍前導演親筆完成的同名小說,不僅是由是枝裕和親自授權給台灣出版社,馥林文化更力邀在「波麗士大人」中飾演潘士淵的【一年之初】導演鄭有傑擔任譯者,同樣身為是枝裕和忠實粉絲的鄭有傑,在躍躍欲試的高昂興致下,出版社原訂四周的工作期,鄭有傑僅用10天就完成翻譯,讓台灣觀眾能同時從文字和影像兩種不同的媒介中獲得最深刻的感動。

【橫山家之味】是是枝裕和首度嘗試取材自身生活中的故事,以記憶中媽媽的拿手菜為主軸,訴說著長大成人離家的兒女,與年邁雙親共度盛夏的家庭戲碼,不僅顯露出導演對於母親深厚的情感,更是繼【東京鐵塔】之後,2009年度最溫暖人心的日本電影。

本片將於4月3日在台上映,電影預售套票2張400元,購票請洽博客來售票網、兩廳院售票網、真善美以及長春戲院。電影小說由馥林文化出版,即日起至誠品網路書店預購【橫山家之味】電影小說,即贈電影首映券2張。


橫山家之味-03.jpg

【橫山家之味】就像含著甘草片 淡淡的苦又淡淡回甘(嘉世強)

【橫山家之味】片名聯想小津安二郎經典如【茶泡飯之味】、【秋刀魚之味】。

電影【秋刀魚之味】描述鰥居父親了卻心願將家中適婚長女出嫁的故事,與秋刀魚滋味本身無甚關聯,就是呼應小津式日本電影的美學氣質。

【橫山家之味】也不是料理電影,劇情描述橫山家長男純平忌日,子女返回湘南老家聚首,重逢的橫山家成員重新整理關係,也從中療癒並找到撫慰。

片商借重小津以中文片名【橫山家之味】為觀眾破題,一部描述日常生活及家庭關係的庶民劇。

西方評論小津安二郎電影時常說:「小津安二郎電影裡沒說的和說出來的一樣重要。」

片中以回老家為長男忌日掃墓一泊三食的戲劇線裡,橫山家成員沒有掉淚、沒有回憶插敘、甚至沒有特寫已逝長男樣貌,電影透過角色間的對話和互動耙梳關係,處處輕描淡寫,鏡頭多是細微事物,很多沒說出來,但熟悉日本電影和日本文化的台灣觀眾,卻能輕易發覺橫山家出現代溝、外遇、怨恨等種種問題,發現「原來橫山也是這樣一家人」。

子女返回老家過節弔唁的劇情並不稀奇,歌手平井堅暢銷單曲「RING」的音樂錄影帶,五分鐘以內交代完畢。不過,【橫山家之味】絕非通俗的庶民劇,更不是單純的複製小津,電影處理的問題遠比小津電影要複雜甚至痛苦。

橫山家成員組織也更當代,這個忌日特別之處,在於阿部寬飾演的次子橫山良多,要帶新婚妻子由香里回家,由於是前夫亡故再嫁,因而過繼兒子淳史。

橫山家之味-05.jpg

如導演備受讚譽前作【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橫山淳史是個「如大人般的孩子」,恰好成為影迷對應編導是枝裕和電影的座標,長期合作的攝影師山崎裕也繼續導演作品簽名的大量逆光攝影。

或許是藉以悼念亡故雙親,再度以「家庭」為題材的是枝裕和,不像前作那樣冷冽殘忍,藉由該家庭成員開啟「代間對話」,死亡般無常的生命經歷,讓「大人般的孩子」如淳史與「孩子般的大人」如良多對話,「無用」的橫山恭平與「失業」的橫山良多,展開接觸,尋找出路和希望。

好像處處可以看到導演潛藏在角色中,不時藉由這種對偶關係,提出問題並試圖解決。

宛如比翼的黃斑蝶,片中充滿這類「對立」或「對偶」的複數,對立如老孩子對小大人,一年一次回家是過節或掃墓、爺爺奶奶計較的心機,接納或是接受;對偶則如兩椿死亡(長男純平及淳史生父)、改建雙併住宅、被綜合醫院淘汰的醫師和已不能結帳算術的壽司店老師傅。

好像日文片名「步ぃても,步ぃても」也是複句,格言式的「一直走下去」重複之後,就有種選擇進而妥協的味道,英文片名更直接「Even if You Walk and Walk」。我想到前作結局那四個繼續在街頭茫然走著的四兄妹,紀錄片出身的導演是枝裕和,作品總是冷靜客觀直視人世的殘酷和無奈。

即使如此(even if),如前所述,【橫山家之味】確實大比前作來得親近溫柔。不僅單音變成複音,就連「小津電影沒說的」都說出來了,諸如良多的「失業」、男性的「無用」,都在鏡頭前暴露著不安。

整個橫山家,看似和諧,但深埋在心底的埋怨,似乎很少對話溝通,然後避不見面,以至於電影裡這忌日掃墓的聚會處處充滿緊張感,影迷可能會說「橫山家人心機都好重啊!」

這似乎就是東方或日本家庭的「和」,出於善意的口是心非,觀眾卻又格外喜愛這般敏感而脆弱的靈魂。

說著說著,讓我說說樹木希林飾演的母親橫山敏子吧。

橫山家之味-08.jpg

橫山家男人沈默少言且孩子氣,女性卻能言多變,像股左右風雲的暗流,另一種味。開場時母親敏子手藝精湛忙於料理,良多返家時玄關插花,由香里問起是什麼流派,敏子回應「我自成一派」。

敏子總是一派「和」氣地面對丈夫、兒子、女兒、女婿信介及過繼的孫子淳史,她是家人眼中的好母親及好奶奶,怨懟總是指向父親橫山恭平。隨手可拈秋櫻一枝當作擺飾的敏子,確實自成一派,包括待人處事及執拗的價值觀。

日本電影裡多有如敏子這樣的母親或女性角色,如杉村春子飾演的配角,沒讀過書但手藝一流,是實際操持家務的支柱。印象最深刻三場戲都是樹木希林,一場是唱著片名來自於演歌的「藍燈橫濱」(Bluelight Yokohama);一場是她首次流露脆弱地想捉住疑似純平寄靈的黃斑蝶;一場是她跟良多關於忌日為何要間接害死長男純平的良雄每年上香的對話。

樹木希林在【橫山家之味】裡飾演的母親橫山敏子,力道幅度之寬,宛如從【浮草】杉村春子,到【傲慢與偏見】的布萊達布萊辛,再到【意外邊緣】的西西史派克,她驚人的演技一舉拿下日本報知映畫、藍絲帶最佳女配角,並在南特影展奪得影后,是年度必看的最佳演出。

橫山家之味-07.jpg

想到橫山敏子,想到日本泡沬經濟後男性失業、女性意識覺醒要求離婚,許多高年男性失去妻子後生活無法自理而紛紛自殺。敏子有是枝裕和鏡頭觀察當代日本家庭女性的暗力。

背景在湘南的【橫山家之味】,電影時間回推應是90年代,或可視為小津【東京物語】的後記,嫁娶的子嗣有些不孝,兩代間的猜忌與埋怨,不曾開啟對話去取得諒解。直到這個忌日,男孩淳史對著夜空許願:「將來不能當醫生,希望像爸爸一樣當調音師吧」,代間對話開啟,似乎寄語了新希望。

無用的男人啊,失能疏離的家庭啊,文化的刻板印象啊,讓橫山家裡的角色都容易指認,也因為是家人互動,「就是這樣」的對號入座讓這部看似稀鬆平常的家庭電影,雖非高潮迭起,確實毫無冷場。

「是枝裕和的電影好冷啊」,倒也不是這樣。想著電影從掃墓開始用掃墓結束,不免覺得「橫山家人好不幸福啊。」

母親敏子面對長男死亡幽幽說著:「沒有人能怪罪是最痛苦的事。」從罪責(良雄)到釋懷,總要對話。

像淳史與良多就同樣面對死亡,彷彿有了「比較」或者「共感」,就不覺得自己那麼難過,相信也有觀眾會因此覺得「橫山家蠻幸福的」。

回頭想著日文片名的複句,【橫山家之味】就像含著甘草片,淡淡的苦又淡淡回甘。是枝裕和的影像則不從令藝術觀眾失望,就像記憶中的逆光,過去再遠、空氣再冷,總有溫暖和希望,這就是幸福的味道吧。


橫山家之味-04.jpg

橫山家之味(胡天蘭)

不久前去看了「橫山家之味」的試片,深深被劇情中的人生況味所牽引。

這部電影的劇情,從一位老醫師的退休生涯展開,與老伴、女兒同住的老醫師,兒子在外地工作,一天帶著妻子回家,在前夫去世寡孀後,才帶著兒子嫁給他的妻子,過去的背景在面對夫家時略顯尷尬。

令人激賞的地方,是沉穩的她充滿智慧,以得體應對,化解了全家人共處時,因話題不對所凍結的氣氛。

「蘿蔔是天才!」是電影中的第一句台詞,老奶奶與女兒在廚房中,一邊料理膳食一邊閒聊著,不時還把話題繞在首度回家探視的媳婦與兒子身上;小小的廚房中,盡是母女連心、無話不談的自在與溫馨。

在廚房裏做菜做了大半生的老人家,把傳統日本婦女平素規律的生活翦影,點點滴滴的記錄在電影膠帶中。

當老奶奶把玉米天婦羅端上桌時,不但滿足了餐桌上家人的期待,也同時吸引了台下觀眾的目光焦點,那黃澄澄的玉米餅,是日本家庭裏非常家常的菜,同樣是用粉漿調合了炸出,可能就是因為它太家常了,賣不出什麼好價錢,一般的館子菜單裏根本找不到!

餐桌是一個家庭裏最有凝聚力的所在,「橫山家之味」似乎也強調了這點,當我看到對白中「今天買回來的海膽軍艦,可不是一般用海苔捲起來的,而是用小黃瓜捲起來的!」時,台下的自己,好像也頓時參與席間,跟劇中人共同感受著母親為家人所敖費的心思。戲中不少幽默的對話,更是令人莞爾!

同樣是日本片,如果與另一部口碑極佳的片子「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相較,兩部片子都有讓人感動的地方,也都能讓人從中穫得啟發,只不過「橫山家之味」的劇情,不似「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那麼催淚。

整部電影中,每一位腳色間的對話與反應,就如同發生在你我身邊的人事物,那麼親切,那麼自然真實,一點都不矯情造作。

值得一提的,是本片導演是枝裕和一向喜歡拍生活小品,這部戲的劇情,更有大部份的靈感來自他個人童年的記憶,回想起母親的手藝,以及與家人共餐的情景。

這位年輕新銳導演的家世,竟與台灣極具淵源,二次大戰時,導演的祖父母姓氏皆為是枝,按照日本人的傳統禮俗,同姓男女是絕對不可以聯姻的,兩個相愛的年輕人別無他法,只好私奔到台灣,婚後並在高雄生下了是枝導演的父親,一家人直至戰後才經遣返回到日本。


【相關連結】

最親密與殘酷之間,在風和樹以外──默看《橫山家之味》 - 哎呀!我魔慈悲。 -
品嚐人生況味:橫山家之味 試映 - Christabelle的藝想世界




《橫山家之味》導演:是枝裕和(Hirokazu Koreeda)

橫山家之味-是枝裕和導演.jpg

是枝裕和,1962年生於日本東京,早稻田大學文藝學科畢業後,加入TV Man Union拍攝紀錄片,關注的題材多具社會關懷及人文主義的色彩。

1995年執導由宮本輝同名小說改編的【幻之光】獲得威尼斯影展新導演及最佳攝影獎,
2004年又以日本真實事件改編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榮獲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獎。

是枝裕和的電影擅長以靜謐而細膩的手法,探觸生命中最需要溫柔以對的本質性的問題,
【橫山家之味】也因此在看似簡單平凡的生活裡,讓人細細品味屬於每個家庭共有的故事,關於誤會與諒解,親情與寬恕…。


紀實與戲劇互為表裡的〔是枝裕和〕(文:堵建偉)
 
看是枝裕和的電影,總要帶你進入非一般眼光的世界。從《幻之光》(1995)到《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2004),你會看到畫面的冷靜和抽離。

正如他其中一齣戲的英文名字Distance(中譯:《這麼近,那麼遠》,2001),你會看到鏡頭與劇中人物保持一段距離,而逐漸你會發現由這種拍攝距離帶來的心理距離逐漸縮短。

並不是拍攝距離拉近了,而是電影的敘事和情節,一層一層的向你揭示劇中人物的際遇和命運,至此你不能再單以旁觀者的姿態觀賞,你會投入其中。他冷靜和抽離的拍攝,看似紀實,乃源自他早年拍攝紀錄片的經驗。他的紀錄片卻不像許多所謂「客觀」的旁述報告,他明顯地讓觀眾知道他的存在,不作旁觀者。

這種紀實和戲劇在他的紀錄片和劇情片中互見表裡,可以視之為是枝裕和藉此與現實世界對話,我們亦可藉以探討他關心的題旨:死亡、記憶、哀悼/喪失。對他而言,紀錄片和劇情片的拍攝手法並非截然二分,而是互相滲透,故此他某些紀錄片具戲劇效果,在劇情片中又有一種紀實的味道。


〔是枝裕和〕導演歷年作品:


1995《Maborosi》(幻之光)
橫山家之味-是枝裕和-1995《Maborosi》(幻之光).jpg

拍攝紀錄片刺激了是枝裕和拍攝劇情片。拍攝《但是……當福利被削時》期間,他訪問自殺身亡的福利官員遺孀時,便引發他的靈感,拍了第一齣劇情片《幻之光》。片中江角真理子飾演的年青少婦美子,孩子出生不久丈夫便自殺,令她大惑不解。數年後她改嫁一名住在偏遠漁村的漁夫,期望開展新生活。然而她卻對前夫念念不忘,甚至伺機回故居懷緬。從都市中的小社區移居至大海旁,至少在空間感上會令人開朗一點,美子卻反覺空虛,脫不掉對丈夫的死和祖母的死(在她少年時離家失蹤)的罪疚感。一天她突然走到石灘旁,茫然失落,剛巧她碰見一列送殯隊伍途經海旁。那行列正正在海和天之間走過,行列中的人頭整齊地與海天之間的水平線連在一起,他們頭上就是傳聞的幻之光。天色之變幻,令美子略有所悟,打消了尋死的念頭。


1998《After Life》(下一站.天國!)
橫山家之味-是枝裕和-1998《After Life》(下一站.天國!).jpg

《幻之光》是處理喪親和哀悼的課題,探討未亡人如何調和自己的罪疚感和重過新生活。
《下一站,天國》(1998)則直接處理死亡的課題:人死了是否一了百了?死後的世界如何?
本片描述人死後到了一個居間地方──陰間,然後選擇生前最難忘、最喜愛的一段記憶,重拍,再放映,當死者看到重現的記憶,便會到「天堂」裡去,永遠活在那裡。身後的回憶,在往天國前是對一生的評價,可以是美好、平庸、艱苦的,最想與家人、情人或自己在特定的時空和情景底下永遠在一起。片中以一個星期的循環來交代這個中途站的作業流程,卻又一步一步揭示不同的人生面貌。回顧自己的一生,可以是百感交雜,百般滋味在心頭。人人都有一生最難忘的記憶嗎?這原來不是一回簡單的事,有些人覺得自己一生沒有值得重現的記憶;更甚者,人們以為一生順利,無風無浪,安享晚年,到頭來卻茫然沒有頭緒──哪一刻才最值得懷念,哪個場景才是我的「天堂」?


2001《Distance》(這麼近.那麼遠)
橫山家之味-是枝裕和-2001《Distance》(這麼近.那麼遠).jpg

《這麼近,那麼遠》取材自1995年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講述一次末日教派的集體自殺後,死者的家屬相約周年時回到事發地點。當他們遇到事件的倖存者,各人分別回憶自己的親人在生的日子,卻看不出他們有問題。死者親人要處理的,是克服死者們用如此驚世駭俗的方式離開世界而對他們所造成的困惑。他們從倖存者口中大概了解親人在最後時刻的模樣,卻往往與自己所認識的迥異。兄弟姊妹、夫妻的關係縱然如此親密,所謂血濃於水,他們卻竟然離開自己走上一條不歸路。死亡可以是如此集體又孤單的事。令人難以釋懷的,並非一定是喪失親人,而是發現死者與自己之間的鴻溝和隔閡,是如此遙不可及。縱然如此,不同的死者家人共同體會的人際隔閡,卻將他們連繫在一起,隱隱然存留了一點人與人之間可以連帶的團結關係。集體自殺聚合了眾死者,後來也聚合了他們的親人。末日教派的溫床其實是冷漠的社會,人際的疏離才令人尋找宗教的慰藉。


2004《Nobody Knows》(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橫山家之味-是枝裕和-2004《Nobody Knows》(誰知赤子心).jpg

人世間的冷漠在《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2004)中表露無遺,其日文原名是《無人知曉的夏天》,就是大都會裡一個夏天揭發的一樁社會悲劇。四名被母親遺棄的孩童,依賴二十萬日元(約港幣$13,000),生活了整整一年,直至最小的妹妹意外失救死亡,事件才被揭發。紀實的手法描寫了四名孩童的出場:母親因為四名子女出自不同父親,訛稱只有一名兒子去租屋,其餘三人都藏身行李箱,掩人耳目。他們為甚麼不可見人,答案昭然若揭:社會的眼光如何看他們四兄弟姊妹?母親也覺得自己不能永遠偷偷摸摸地掩飾他們,自己又想重過新生活,於是便撇下了象徵過去不光彩歲月的孩子們。長子頓時成為了一家之主,由買杯麵到偷食物都一手包辦,家中絕水絕電,他們便要偷偷到公園取水和洗澡…


2006《Hana》(花の武者)
橫山家之味-是枝裕和-2006《Hana》(花の武者).jpg

元祿15年(1702年),第五代將軍網吉實行安民政策,百姓生活平穩。年輕的武士青木宗左衛門為了尋找殺父仇人金澤十兵衛從信州來到了江戶。眼看著錢袋漸空,可卻依然沒有仇家的下落。宗左無奈之下,只得暫時在一間破舊的小屋中落腳,開了家小私塾糊口度日。他對住在對門的美貌寡婦紗枝一見鍾情。紗枝拜託宗左教其獨子近之助劍術,不料宗左的武藝其實十分蹩腳,導致他在眾人面前大大出醜…


至此,我們可以看到是枝裕和從紀錄片到劇情片的持續題旨:死亡、哀悼、記憶。

他提到這些題旨時,曾說:「像拍《幻之光》時,我讀了一部小說,關於飛機事故失去親人的寡婦患上精神病。人失去記憶時,如何面對才是最重要的,因為其中發生的感情十分複雜……人身處平常生活中,沒有失去是不會珍惜的。像《下一站,天國》,當失去了,再記起來,記憶變得閃爍,重要性就在這裡……平時不知道記憶是這麼重要的,要到失去了才知道。」

除此之外,他的電影也抱有一種透視社會實況的角度。總的來說,是枝裕和在拍攝手法、電影題旨和其電影中透視人文關懷(生死、人倫、社會冷漠、復仇意識等),令觀眾再三思索。其紀實與劇情互相滲透的拍攝手法,令電影不單與現實世界對話,也刺激觀眾與其處身的世界對話。




【橫山家之味】電影預告



【橫山家之味】幕後花絮



【橫山家之味】官方網站

【橫山家之味】導演日誌圖片



〔蠢咩說電影〕

很平實、平凡的一部戲,平實平凡到像自己置身其中一樣~

藉著大兒子的忌日,居住外地的兒女帶著自己的下一代回爸媽家,戲的開始就從廚房揭幕…

母親和女兒話家常,叨叨絮絮,閒扯著無關緊要的話題,不時「關注」著沉默父親的動態;
孩子們的嬉鬧穿插其中,讓母親碎碎念的嘴巴,和忙碌準備餐點的雙手,一直沒停過…

藉由三代之間的互動,平實的紀錄著你我家庭裡都會出現的親子對話與溝通,
伴隨著母親自得其樂的開朗性情,無距離的將觀眾拉進劇情裡…

我喜歡這句對白:
女兒嘀咕著冰箱裡堆滿食物,母親回答說,冰箱放滿食物才有安全感…

劇情感動我倒是沒有,不過從頭到尾的居家點滴,倒是讓我想到自己的家庭…
戲的結尾,父母親的相繼離世,也都令人頗有感觸…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