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_1005.jpg

文/水瓶鯨魚

雖熱愛做菜和美食,我卻有週期性的食慾不振毛病。突然間,做什麼菜都不對胃口、吃什麼都感覺不好吃。明明感覺飢餓,腦袋裡卻想不出要吃什麼。

大雨夜晚,我思考了許久,決定吃蛋炒飯,但煮一杯白米飯,食量過小的我,一個人總要吃上兩天,很麻煩。我決定撐傘去熟悉的巷口買蛋炒飯,意外的是,小餐館八點半提早打烊了;我想,那就去買個滷肉飯回家加料做成炒飯吧,更沒想到小吃店也洗起鍋碗。

結果,我撐著傘,呆立在雨中足足20分鐘,排骨飯、水餃、乾麵、小籠包、肉圓、蚵仔煎……腦中掠過的食物畫面,竟沒有一樣可以誘惑我。

「妳最後買了什麼?」男性好友L問。

「蛋炒飯。」我老實說:「沒辦法,那時候我腦中畫面只有蛋炒飯,後來,我跑到一個正式餐廳買了一份青椒牛肉蛋炒飯,很貴,200元呢!」

「結果,還是一樣嘛!」L大笑。

「不要笑啦,這可是我的苦惱呢!你不覺得食慾和愛慾很像?有時候,雖然寂寞,卻突然不想和任何人在一起。」

「搞半天,妳想吃炒飯,卻不想和別人炒飯。」

「吼,難道你就沒有不想『炒飯』的時候嗎?」

L開始思考:「說實話,我飢餓的時候,是很少遇到味覺失靈時候,不過,確實有突然不想和女人上床的時候,感覺很麻煩,還不如靠黃金右手。」

「哎喲,差不多意思嘛,我也想自己做蛋炒飯,那瞬間就是感覺麻煩。」我說。

「所以,每個人的愛慾和食慾都會有不振時候嗎?」L疑惑地。

唔,這題目,我不是專家,還真無法直率回應,畢竟每個人都不一樣,我只能表達我的個人感觸。

我想,我的愛慾同食慾一樣,有週期性,需要休假,只是我不知道該請假多久。

所以,當我不知道該怎麼正確直率表達對某個人的感情,我只好把這段時間當作放一個長假。

或許過一段時間,我就會恢復味覺,也許,對某個人的味覺。


轉自: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nov/20/today-gender3.htm


1315447340.jpg




情獸的愛慾練習曲

文/吳仁麟

男人在一起,話題總離不開女人,但是半頹廢男人總好奇,女人對男人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其實更讓他疑惑的是,這世界上為什麼會有愛情呢?如果人也只是一種動物,那其他的動物在做愛之前好像不會像人這樣花時間精神去談戀愛,不過,他也很清楚很多男人談戀愛的目的只是為了做愛。

於是,他和兩個男人在小酒館裡聊起了他這些對男歡女愛的疑惑。

「為了做愛而談戀愛,這成本太高了」任職金融業的A男說,即使他常常因為下半身的需要去找發洩,但是卻從來沒有愛上任何一個被他視為發洩對象的女人。

「所以我才單身到今天」A男說,因為自己是個對下半身非常誠實的人,所以也一直很清楚,此生到目前還沒遇到過一個會讓他上半身和下半身同時感動的女人,所以到現在仍然一直單身。

「和你比起來,我根本是隻狗,活到這麼大,對女人連上半身的需要都沒有過,我覺得搞女人就像搞業務一樣,就是目標的設定與達成」高科技公司業務主管B的語氣裡只有自豪沒有自責。

他說,女人就像訂單,除非他死,否則不能不達成目標,而讓女人愛上他和他做愛就是他目標達成的指標,為了這個目標,他什麼事都可以幹,他說,把女人搞上床比把訂單搞到手實在容易太多了,一切都只是手段、技巧和招式。

「那你最得意的一招是什麼?」半頹廢男人好奇的問B男。

「是我完全把對付客戶那一套完全用上了,和一個女人第一次約會就吻了她,相信我,我從來沒有一次失手過」B男說。

「靠,你這畜牲,怎麼辦到的?」半頹廢男人好奇的邊笑邊問邊罵,一旁的A男也豎起了耳朵,兩人都是一臉願聞其詳的飢渴。

「做業務,最重要的是成本觀念,虧本的生意絕不能做,無本又穩賺不賠的生意,即使殺頭也要做,所以,在把妹的時候要搞清楚,那些事不是成本」B說。

那些事?

「臉皮不是成本啊,說對不起又不要錢,有了這樣的信念之後,你才可以用我這招,懂嗎?」B又說。

看兩個人等得非常不耐的表情,B於是把他的必殺技公開分享。

他說,和女人第一次約會的時候他通常會設定一個目標,一般來說至少是一個吻。

B說,做業務有所謂的「成交的關鍵時刻」,這一刻常常是一筆生意的天堂與地獄,客戶的決定往往就在一念之間了,這時候,就要利用對方心裡最搖擺的時刻使出致命的一擊,讓客戶沒有機會說不。

所以,他通常會在兩人第一次約會說再見之前使出這招必殺技,不管成功與否都不會太難收尾。

B說,第一次約會,在吃過一頓浪漫的晚餐後,兩人的情感應該都溝通的還蠻不錯了,但是,要牽手或接吻看來又太牽強。

「這時候,你就要幫自己蓋個舞台,這戲才能演下去」B說,他都會選在兩人約會結束的前一刻蓋這個舞台,堅持開車送女人回家,在女人下車的前出手。

「謝謝妳,今天聊得很開心,妳下車前我們來打個賭好嗎?」這時的B會向女人用十二萬分誠懇的表情這樣問。

「賭什麼?怎麼賭?」女人也通常會這樣問。

「賭一個我們心裡想的東西,但是先是不要說出來」B說。

然後,不管女人說好或不好,他會先拿出一個十元銅板,往空中一丟,再往手背一蓋,要女人先猜是人頭還是字。

「這時候,關鍵時刻到來了,如果女人猜錯了,你要立刻把握機會試著吻她一下,記住,不能吻得太粗魯,要輕輕的很斯文的像小雞那樣”啄”她一下。」B像個耐心的教練解說得很仔細。

然後呢?

「她如果翻臉,就馬上對不起,說自己剛賭的是一個吻,請她別介意,如果她看來一點都不生氣,就再接再厲的幫她做人工呼吸」B說,到這裡,就算初步完成了這筆愛情交易,他已經完全立於不敗之地,等於先拿到對方的頭期款或訂金。

「那萬一她猜對了呢?」半頹廢男人說,別忘了女人猜對的機率也有百分之五十。

「那你還是先吻了她再問她還想要什麼,反正先達成目標再說」B說。

於是三個男人又是一場大笑。

半頹廢男人終於了解,每個愛情都只是一場狩獵,每個男人也都只是情場裡的一隻野獸,是的,每個男人都是情獸。


轉自:http://blog.udn.com/vinwu/2409693


1315447262.jpg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