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你們野草莓, 我們野「倒」莓!
1115全台串連LOGO友情支援................懇辭花籃 不必言謝!

所謂野草苺學運的學生們,有必要做假嗎?(政治肥皂箱)



◎青春A無魂附體(搞不清學運的真義卻趕集上街)◎
1115.....你們野草莓,我們野倒莓,警察真倒楣,大家爽了沒?????
「輪替」的民主價值不能毀於沒完沒了的「逆轉」心態與操作上.............快饒了台灣人民吧!

 


民進黨路線搖擺 人權好牌也會打爛【聯合晚報╱記者林修全 特稿╱2008.11.09】

民進黨陷入路線選擇的矛盾困境!在國會居於人數弱勢下,民進黨重返街頭,卻爆發流血衝突事件,要走回議會路線,爭取中間選民的支持,卻因為黨內人士弊案纏身,無法明確切割和處置、擦亮清廉的這塊招牌,只能擁抱深綠支持者;民進黨路線搖擺不定,前途崎嶇。

民進黨失去執政權,是因為失去中間選民的支持,因此,黨內人士推出蔡英文出任黨魁,希望能藉由她的人格特質,重建民進黨清廉、本土的核心價值,以及扮演一個有執政經驗、強而有力的在野黨,擴大民進黨的社會基礎。

因此,民進黨一開始鎖定立法院這個戰場,希望透過政策攻防、理性問政的形象,重新贏得社會青睞。但民進黨似乎忘了,淪為在野後,已去失主導政策的能量,即便是論述能力再強,也抵不過國民黨政府的利多政策。


國會居劣勢 回街頭喊訴求

更遑論於民進黨在國會裡居於人數劣勢,連關鍵少數都稱不上,在部分委員會裡,連提案權都沒有,根本無法有效監督國民黨政府,只好採取杯葛手段。

但畢竟立法院裡還是一個數人頭的地方,民進黨不論如何癱瘓議事,依然是狗吠火車,阻擋不了國民黨。民進黨轉移戰場,回到街頭上,利用群眾的力量,高分貝喊出自己的訴求,希望透過輿論壓力,讓國民黨能收斂、不敢造次。


與扁情感糾葛 削弱抗爭力道

偏偏,前總統陳水扁弊案爆發三個月多,民進黨自己始終無法快刀斬亂麻、明顯與扁切割,嗆馬遊行活動也淪為「挺扁」、「反扁」之爭,雙方上演著情感糾葛的戲碼。

就連槍口對外、抗議海協會長陳雲林來台的圍城活動,也因民進黨缺乏因應能力,導致遊行爆發嚴重的警民流血衝突,整個反對運動變調、染色,形成另一種綠色恐怖的氛圍。

不僅如此,前朝官員和民進黨籍縣市首長,相繼捲入弊案,遭到檢調收押,都一再侵蝕民進黨的清廉價值。對於黨內人士弊案纏身,民進黨根本手無縛雞之力,只能高舉司法迫害的標語,困在這些漩渦裡,任人蹂躝。


左支右絀 恐辜負社會期待

想要從廢墟中站起來的民進黨,幾乎無牌可打,即便是現在手中握有社會大眾期待的「人權」牌,但在路線左右為難、無法徹底堅持下,一張好牌,恐怕還是被民進黨給打爛!


「野草莓」靜坐 各地學生響應.jpg
「野草莓」靜坐 各地學生響應(圖:蘋果日報


台大教授應引領學生提昇民主素養

本文是要求台大教授負起老師的責任﹐應該在號召學生違法靜坐前﹐將事件的來龍去脈解釋給學生聽。

如果台大學生能夠借此機會提昇民主素養﹐那麼台灣的未來還有希望。否則如果連台大教授都選擇教導學生違法抗爭是唯一發聲的方法﹐那麼台灣無止無休的對立將永遠無解。

台大學生是社會的精英。教授們應該疼惜他們的潛力﹐引導他們走智慧的路線來開創台灣的未來。為了台灣﹐請教育出視野廣大的學生吧。


據報導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本月五日在網路上號召學生、教授與文化工作者,到行政院門口靜坐,抗議警方執行陳雲林維安過當,並要求修改集會遊行法;靜坐從前天中午持續到昨晚,警方舉牌警告後,將躺在地上、抗拒不肯離開的學生,一一抬離現場。 學生被警方帶往台灣大學放下車後,又轉往中正紀念堂的自由廣場繼續靜坐。

學生代表許仁碩昨晚表示,他們所有過程都以和平為主軸;警方卻把他們視為危害社會秩序的危險分子,強行驅離,實在無法接受,他們會抗爭到底。


政府對保護陳雲林的安全戰戰兢兢是有原因的:

1、民進黨認為攻擊張銘清是合情合理﹔不認為該事件是暴力事件﹔並視王定宇為英雄﹔

2、陳雲林來台﹐陳水扁號召全體深綠支持者出動抓“共匪“﹔

3、民進黨政治人物想盡辦法接近陳雲林﹔假如王定宇是民進黨的英雄﹐那麼民進黨政治人物接近陳雲林﹐是有人身攻擊的疑慮﹔

4、民進黨已經設計了十八般武藝﹐來伺候陳雲林﹔其中包括人身攻擊。拿雞蛋打頭部賞兩千元﹔打到身體﹐賞五百元。

請問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聰與全體抗議靜坐的教授學生﹐如果你們是政府﹐你們會如何安排陳雲林的維安﹖你們認為適當維安的定義是什麼?

假如政府讓陳雲林站在台灣人民面前﹐任由民進黨辱罵﹐吐口水﹐丟雞蛋﹐砸石頭﹐這樣就一定能讓民進黨支持者心滿意足﹔這樣就不會被罵維安過當。但是台灣又將如何面對全世界?

當台大助教號召學生參加靜坐﹐而且有這麼多教授都參加這個抗議﹔那麼為人師表的就有責任﹐理性的將整個事件的前因後果都解釋給學生聽。

如果不作任何解釋﹐只把抗議焦點放在維安過當上﹐把民進黨的圍城遊行暴力全部歸罪於政府﹐這是為人師表最不負責的態度。

學生代表許仁碩昨晚表示,他們所有過程都以和平為主軸;警方卻把他們視為危害社會秩序的危險分子,強行驅離,實在無法接受,他們會抗爭到底。

台灣現在有集會遊行法。不論它是否合理﹐它也已經被民進黨使用了八年。
警方並沒有把許仁碩等人視為危害社會秩序的危險份子。強行驅離是因為警察有職責﹐必需依法行事。

如果學生要抗議﹐勞工要求減少工時﹐泰勞要加薪﹐大陸新娘要人權﹐媽媽要改進教育﹐爸爸要工作機會﹐大家都不伸請就全跑到行政院前和平靜坐﹐政府也都全部都允許﹔台大人﹐難道這樣你們就認為政府盡了職﹐是個好政府嗎﹖台大的教授與學生都是台灣人中傑出份子﹐應該不會不了解法制是維持社會秩序的基本規則吧。

在抗議政府維安過當時﹐請台大教授與學生想一下﹐民進黨安排的十八般武藝是否會傷人。張銘清被暴力襲擊這件事﹐民進黨是否應該合理化。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對台灣人民報告談到和平是民進黨唯一的方法時﹐她並沒有禁止民進黨人準備拿雞蛋砸陳雲林。事實證明民進黨在號召人民上街後﹐也無法控制人民拿石頭打警察或其它人。

請問台大教授與學生﹕在這種情況下﹐政府維安工作該怎麼做才算不過當?


從十月三日到十月二十二日的二十天裡﹐民進黨引發了四次肢體暴力:
踢場推擠葉金川勒脖子﹔自家人到中央黨部打人﹔管碧玲在立法院甩國民黨立委洪秀柱一個耳光﹐及張銘清被包圍推擠跌倒。

民進黨自己人打自己人的事件不關我們的事﹐但是對於其它三件事件﹐並沒有看到任何一位台大教授與學生站出來說﹐葉金川﹐張銘清﹐洪秀柱的人權被侵犯了﹔也沒有聽到任何一位台大教授與學生堅持民進黨使用暴力應該公開道歉。張銘清的言行可以受民進黨批判﹐但是他的人身安全絕對不可以被威脅﹔這是民主社會的最低底線。

台大人不關心民進黨的暴力行為﹐但是政府不可以掉以輕心。但是不提民進黨的暴力歷史行為與他們準備對對付陳雲林的暴力手段﹐而只將焦點集中在維安過當﹐這不是有道德﹐智慧的人做的事。

假如台大教授是真心愛台灣﹐並不是在利用學生的純真達到一己之政治目的﹐那麼你們應該在台大開一堂短期的課﹐由教授引導學生互動討論為主﹐來一次提昇學生民主素養的經驗。這樣做會比帶領學生違法靜坐﹐對台灣的民主進步更有貢獻。


後記1:
本文是要求台大教授負起老師的責任﹐應該在號召學生違法靜坐前﹐將事件的來龍去脈解釋給學生聽。如果台大學生能夠借此機會提昇民主素養﹐那麼台灣的未來還有希望。否則如果連台大教授都選擇教導學生違法抗爭是唯一發聲的方法﹐那麼台灣無止無休的對立將永遠無解。台大學生是社會的精英。教授們應該疼惜他們的潛力﹐引導他們走智慧的路線來開創台灣的未來。為了台灣﹐請教育出視野廣大的學生吧。

後記2:
現在的集會遊行法是在民國九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民進黨執政時期修正過。
http://db.lawbank.com.tw/FLAW/FLAWDAT01.asp?lsid=FL004488

後記3:
這次學生靜坐背後﹐有總統落選人謝長廷的影子。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2007Cti-Rtn/2007Cti-Rtn-Print/0,4670,110101x112008041502850,00.html
謝長廷和台大青年座談積極推動青年入黨
民進黨主席謝長廷今天接見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帶領的台大青年參訪團,對青年提出的改革意見,謝長廷允諾將徹底反省、檢討,貫徹黨務改革,積極推動青年入黨。


危險心靈:野草莓學運誕生.jpg



集會遊行法,阿扁說違憲?(引用文章:陳雲林來台的火線衝突


●絕對的集會遊行權利
絕對的集會遊行權利,JC鮮師反對。

集會遊行法,當然壓縮人民集會遊行的空間。

但是,壓縮了集會遊行的空間,就違憲了嗎?

當然不能這樣推論。

權利,憲法並未賦予絕對的權利,而是相對的權利。因為一個社會是很多人所組成的,任何權利如果走向絕對的權利,將會產生權利與權利的衝突。所以,憲法第23條規定,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對於憲法所列舉的權利,得以法律限制之,當然包括集會遊行法。

馬英九曾經說過,集會遊行法是人民的基本權利。這句話並沒有錯,但並不代表支持絕對的集會遊行權利。

否則,刑法殺人罪壓縮了人民殺人的自由,難道也是惡法嗎?


●許可制改為報備制
許可制改為報備制,JC鮮師反對。

假想一下,若採報備制,紅杉軍配上圍城之役,同時都在總統府前的錦福門上演,那會是什麼樣的局面,警方需要多少的警力,才能維持現場的秩序。

許可制,紅杉軍三天,圍城之役三天,兩軍不會碰在一起,也能降低不少的衝突。

所以此次抗爭的學生訴求並不明確,只說集會遊行法是惡法,但如何惡法,卻沒有論述清楚。


●以行政罰代替刑罰之考量

目前集會遊行法中,以刑罰來規範者如下:

集會遊行法第29條
集會、遊行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仍繼續舉行經制止而不遵從,首謀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集會遊行法第30條
集會﹑遊行時,以文字﹑圖畫﹑演說或他法,侮辱﹑誹謗公署﹑依法執行職務之公務員或他人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6萬元以下罰金。

集會遊行法第31條
違反第5條之規定者,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3萬元以下罰金。(第5條是指對於合法舉行之集會、遊行,不得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予以妨害。)

上述第30、31條比較沒有問題,因為在刑法中就有類似規範,可以維持原條文不必修改。

第29條違背解散命令之規定,是否要以刑法相繩,則確實可以考量。畢竟刑法應退居在最後防線,若能以行政罰先行處理,即能達到集會遊行法第1條保障人民集會﹑遊行之自由,維持社會秩序之目的時,廢除刑法之規範,確實可以考量。(目前刑罰僅處罰首謀,範圍業已限縮至最小)


目前第29條之適用前提,是以第28條行政罰為前提,條文規定如下:

集會遊行法第28條
集會﹑遊行,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者,處集會﹑遊行負責人或其代理人或主持人新台幣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

集會遊行負責人未盡第22條第2項但書之責,致集會遊行繼續進行者,處新台幣3萬元以下罰鍰。

若要刪除刑罰規定,建議可提高行政罰罰鍰之金額。


●其它可思考修法之方向
JC鮮師認為第4條是有問題的,來看一下條文內容。

集會遊行法第4條
集會遊行不得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

言論自由是憲法保障之權利。所以,共產主義為何不可主張?國土分裂難道也不能主張嗎?這些單純言論的主張,較不會產生權利衝突的問題,在憲法的框架下,不應該有第4條的限制。

第6條有關集會遊行的地點範圍限制,尚屬可以理解與接受。

第9條集會遊行申請時間的限制,可以考慮修正,目前是6日前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但因不可預見之重大緊急事故,且非即刻舉行,無法達到目的者,不受6日前申請之限制。

修正方向包括:
6日是否太久?
但書例外不受6日限制,僅限於因不可預見之重大緊急事故,且非即刻舉行,無法達到目的者,是否範圍太狹隘?

這兩點可以考慮修正。

其它像是第11條不予許可之情事、第14條第6款「關於妨害身分辨識之化裝事項」(例如每個人都戴上阿扁的面具)能否為必要之限制,都是可以考慮修正的議題。


●JC鮮師的看法

這次學生的抗爭活動,訴求過於模糊,無法給民眾上一堂正確的憲法課程。既然有許多教授也參予其中,而且還有一些是法律背景,更應理性地提出優質的訴求。

若未有理性、優質的訴求,動輒以抗爭活動,矇著頭衝撞現行法令,只是搞得社會不安、是非不分,恐怕也非國家之福。千萬不要連集會遊行法都沒看過,就上街頭高喊集會遊行法是惡法。

因此,JC鮮師提出上述方向,作為未來討論的參考方向,讓集會遊行法成為一部人民表達心聲,又不會影響他人權利前提下的準則。



文章轉自:山林中荒廢的法律小屋廚房小內閣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zenobia0816
  • 我來補充一篇

    消費學運的後果,野草莓們可知道?

    學生運動簡稱「學運」,自北大的五四運動開始,天安門的六四,中正紀念堂的野百合,這些由學生自行發起的民主運動在社會上都是有一定的價值地位,執政當局對學生的意見也會格外的重視,原因無它,因為學生是國家未來的人才支柱。

    學運的價值以及學運的精神是何等的彌足珍貴啊!沒想到,學運的民主價值在民國九十七年的台北被一群無知又自以為是知識份子的學生給消費殆盡,台灣的學運走到今天這一步,當年的野百合如今不知做何感想。

    或許有學生不平,明明一樣是學運為什麼評價差這麼多?明明是在強調我們的訴求,為什麼社會上的觀感差這麼多?

    (1)
  • zenobia0816
  • 野草莓們,請聽。

    1、既然是學生自發性的運動,為什麼第一天會有爭議性極高的教授學者站在身後?既然是單純學生表達理念的運動,為什麼從第一天開始就不斷地有色彩立場鮮明的學者教授穿梭其中?

    2、學生自許為社會的中間,社會的道德良知,所以認為既然集遊法是違背憲政的惡法應該要修。那麼為何不是在陳水扁主政時期學生站出來要求民進黨兌現支票?集遊法一直是民進黨揚言要修要刪除的法令,民進黨在位八年沒有兌現支票,當時學生們為什麼沒有人站出來?

    3、百萬紅衫軍上街頭時,學生們怎麼不站出來要求刪除或修改集遊法?陳水扁舒服坐在總統辦公室裡頭要求警方用集遊法來對付紅衫軍時,學生們又在哪裡?

    4、既然認為自己是知識份子,那麼知識份子所應有的風骨,學生們可有?當陳水扁坦誠自己將錢洗到海外時,學生們可有人站出來聲討或唾棄陳水扁?當得知第一夫人以及第一家庭豪奢以及主導人事收受賄賂時,學生們可有人站出來對第一家庭發出怒吼?

    5、遊行事件中的暴力學生們又怎麼可以視若無賭?難道為了要遊行的自由,暴力也是學生們允許的?這是你們的意見嗎?如果不是,那麼為何第一時間不是先站出來痛斥暴力行為?

    6、最後,學生們,我想告訴你們,你們第一步就錯了。你們要人家聽你們的聲音,你們自己就先該守法按照規矩。你們並不是合法申請的集會,你們的出發點立基點就站不住腳了,你們的訴求又有什麼正義?

    (2)
  • zenobia0816
  • 野草莓們你們知道修改集遊法是馬英九競選總統時的政見嗎?

    如果你們不知道,如果你們沒有做功課,如果你們沒有深入去了解這個社會的結構,那我真不曉得你們今天坐在自由廣場的牌樓底下到底是為了什麼?


    今天朝野開始協商要修改集遊法,這不是學生運動的勝利,學生的舉動只是加速了這個法案的審理,最後即使它被修改完成了,也是馬英九總統的政策支票兌現,並不是學生運動的代價。


    很可惜的,我知道你們很想做一番事情,我也知道你們希望可以做一點事情,我也絕對相信你們有這股熱情。

    只是你們無知的被利用了卻不自知,你們一個個成了教授學者鞏固自己發言地位的棋子,你們一個個間接地成為了暴力遊行的幫兇。

    因為你們該說的時候不說,因為你們該表達的時候沒有聲音,因為你們該憤怒的時候你們沉默不語。


    學生運動的民主精神與價值被你們消費到一文不值,看看民調,聽聽社會上的聲音,有多少人是站在你們這邊,有多少人是支持你們的行為與做法?

    因為你們無知的消費行為,以後台灣的學生運動不會再得到重視,日後台灣的學生意見將不再被珍惜,往後台灣學生的發聲再也沒有人用心傾聽。


    野草莓們,這個後果在你們做這件事之前可曾想過,很抱歉,如果哪一天事情走到這一步,這歷史責任恐怕是你們要去承擔的。


    學生們,不管做什麼事,「三思而後行」這幾個字我謹代表大人的社會送給你們做為參考。

    靜坐不是野餐,靜坐也不是蹺課打發時間的藉口,靜坐是一項神聖的民主運動,靜坐是用來對執政者最無言最深的抗議。


    靜坐需要的是支持,靜坐需要的是力量,靜坐需要的是勇氣,唯一不需要的是你們正在看的液晶螢幕。


    最後希望你們聽大人的一句話,在對社會對政府表達意見之前,第一步請你們先清楚知道,那位被你們擋在外面的人不是路人伯伯,他是你們的教育部長。

    如果學生們連教育部長是誰都不認識,學生們又要如何取信社會大眾你們關心這個國家?


    轉貼自:http://blog.udn.com/shommboy/2376935

    (完)
  • susamiya
  • 我也補充一篇

    警眷:抗議的學生,請你來執盾牌!
    2008-11-10【蕭承訓/台北報導】

    一群學生透過網路號召,靜坐抗議警察執法過當,要求警政署長下台。另一端,在警政署網站的警光雜誌警眷討論區中,警眷們力挺警察,強調法治的國家,就是要靠「法律」來維持社會秩序,並大聲地向學生說:「抗議的學生,請你來執盾牌!」傳達另一種聲音。

    發起話題的「一隅」指出,「抗議警察執法過當?請問你哪裡過當?今天的群眾事件,警察是最大的受害者。」他說:「親愛的學生,你們為台灣付出過什麼?你們對我們警察警眷的生活工作有多少了解?」

    SAMEUL則表示,一個法治的國家,就是要靠法律來維持社會秩序,如果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對的,而為所欲為,必然會侵犯他人的自由,也許當天在圓山地區要上課的學生,因為當天的非法聚眾活動影響,等不到公車前往學校上課考試,那又影響到誰呢?

    他說,警察無罪,和學生更無冤無仇,警察站在街頭維持秩序也是維護大多數人的安全,他並問學生們,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觀念大家都懂嗎?相信大家一定都懂!未經申請許可的集會遊行就屬非法,警察就是要強力取締與驅散,不然其他守法者一定也會如此脫序演出。

    署名「吳仲信」的網友說,集遊法不是今天才出現的,集合一群人就想代表全民行使立法權?推翻立法院朝野立委三讀通過的法律。至於警察是否執法過當?他指出,晶華、圓山兩次完全是非法,本來警察就應該強力取締非法脫序行為,不知為何學生會以警政署長下台為訴求。

    他強調,網路如此發達,學生不必閉門造車,請查一下先進國家如何處理集會遊行,相較下,台灣警察的親切會讓學生大吃一驚。

    轉自:野草莓運動(致靜坐者們)
    http://action1106.blogspot.com/2008/11/blog-post_8135.html

  • susamiya
  • 再補一篇

    這叫學運?
    好像也只有某幾間學校特別關心

    why?

    全台灣這麼多大學這麼多大學生怎麼只有你們

    丟臉欸 如果說是學運我不懂平常你大學生會去跟人家集會遊行?
    你不用上課?
    然後你現在在講集會遊行法該修?
    縱使 它該修 還沒修之前他也是一條法律
    我覺得你們有發聲的權利
    可是請注意 你們的行為已經犯法了

    還要講什麼?

    我也是大學生 電視看了幾天也看出個結果來
    那天我一開 msn 就看到有學弟暱稱寫說"自由廣場上的學生都是白癡嗎?"
    這太過於偏激我不贊成他這樣講
    不過你們是無視法律而坐在那邊 為何簡簡單單去申請遊行集會不去做 偏偏要違法?
    還要像洗錢家庭一樣漠視法律瘋狂請假不出庭啊?
    我覺得該修的是出庭的這個法律欸你們要不要轉換一下訴求啊?
    警察在那天為何強制驅離?我覺得他們做的很好啊 就算人家是共產黨的 怎麼說也是外賓
    外賓來了媒體自然多了 然後想鬧事出名的人也開始做事了 人家要來早就已經規劃路線以及申請路權了 合法的路線你偏偏要來搗亂 叫人家滾回去? 欸我知道他都會看台灣新聞欸

    有需要到 暴力流血衝突來正當化自己的訴求嗎?
    自由民主的社會新聞也是自由的
    是啊 新聞都報導民進黨趁勢幫你們出聲
    然後增加自己政治利益嘛
    就算他亂寫好了 網路無國界啊
    別的國家看到你們的這種

    無理的違法行動 包括嗆陳 以及這個很丟臉的名稱的運動 野草莓 我真的覺得根本是一大笑柄嘛

    作何感想啊? 我想到就覺得丟臉

    野草莓運動訴求集會遊行法改革?
    我再講一次

    大學生會這麼閒?一天到晚集會遊行?

    有這麼迫切需要改革一項並不會讓你肚子吃飽的法律而須要讓你們以違法的活動來強化自己活動的正當性?

    欸 民生問題都還沒解決耶

    講太多了

    總之啊

    趕快回去上課吧

    如果說這是翹課的藉口未免太爛

    被退學是你們家的事情

    改天我翹課也說我去自由廣場?

    是否可以不用被記曠課哩

    (集會遊行為何要修?你先報備讓政府規劃警察人員來協助保護參加民眾安全不好?台灣已經自由到亂七八糟了 堪慮啊 )

    轉自:野草莓運動(致靜坐者們)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