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文/曾維瑜

有時候,當一段關係糟到一個地步,結束,未嘗不是好事。

彼此都已經筋疲力竭,甚至連吵架憤怒的力氣都沒有了,那麼,結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其實在那個時間點,我們彼此心知肚明,是結束的時候了,怎麼看,都是結束的時候了,再不結束,連美好的回憶都沒有了。

自己成了一個這樣面目可憎的人,什麼可怕的話都脫口而出,什麼瘋狂的舉動都無法理性控制,連自己都討厭自己的這樣悲哀的狀態,多麼想遠遠地逃離卻又捨不得轉過身去的,不堪的、煎熬的、淚流不止的狀態。

是兩個扭曲了的人,在一個不再是愛情的關係裡,再也記不得當初相愛的理由,記不得那張親愛的臉,記不得那個溫暖的懷抱,記不得耳畔低語的激情與甜蜜……什麼都記不得了,只知道兩個人像是不知道哪裡出了差錯的刺蝟,二十四小時收不起身上的刺,疲憊不已。

究竟吵些什麼呢,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記得那些不愉快、那些相互的傷害,早就冷冷地隔離了雙方,重新定義了關係,再也不是,再也不是曾經的親密愛人了。

然而在這麼清楚的認知底下,我們在情感上卻從沒有準備好接受分手,從沒有準備好面對別離,我們的手緊握著,握著這一段陷入混沌的關係,沒辦法鬆開手來。

只是如果沒有結束,又怎麼會有重新的開始?與這個人的再一次「開始」,與另一個人前所未見的「開始」,或者是自己一個人乾淨、簡單、新鮮的「開始」?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活的,是循環的,是可再生的,對,像資源回收那樣,你怎麼可能不愛素樸而富含韻味的再生紙?你怎麼可能不愛和在柏油裡於黑夜中晶亮閃爍的金剛砂?沒有結束,怎麼開始?倘若那些紙張、玻璃瓶不曾被徹底地、果斷地拋棄,如何再製這些讓人愛不釋手的好東西?

有時候我們被迫去面對對方的離去,早有心理準備的,也或者突如其來措手不及;有時候我們明知對方失去我們,無論永久或是暫時,都可能傷痛欲絕,但我們終究,還是選擇離去。無論離去的理由是什麼,生離死別,從來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

但是我寧願相信,關係的結束是為了重新的開始,無論重新開始的是哪一種關係,那總是一種向陽的期待,那總是一種多氧的呼吸;我寧願相信,此刻鬆開手,往後站一步,儘管內心不捨,儘管淚眼迷濛,以空間換取時間,以時間換取可能,任何的可能,好過窒息在一個已經陷入泥沼的關係,好過耗盡曾經共有的真摯情意,而最終,什麼都不剩了。

多麼神奇,愛情的成與敗,皆操之在我們的手裡,我們創造了它,小心翼翼地守候著它,像呵護一株植物,日夜殷勤澆水,慢慢地,疏忽與怠惰來了,它日漸枯萎,你發現情況不對,趕緊注入大量的水,有時候它的確可以死而復活,有時候,它卻宛如瞬間溺斃,就這樣失去生息,而終有一天,落到這步難堪的田地。

然而總有再生的機會的,我寧願這樣相信,我想要自己這樣相信,我不要自己守著一盆乾枯的草木呆坐,我不許自己的心隨著一盆花草的凋謝而死去,倘若真是結束的時候,倘若不得不分離,那麼我寧願相信,我想要相信,鬆開手,會有一個新的開始,至少,是一個新的開始。


引用網址:http://blog.udn.com/redinmypainting/2281359



因為世事如此,愛情如此

文/曾維瑜

我想你搞錯了,你以為對方的道歉是一把鑰匙可以開啟一個救命的箱子,你以為對方的道歉可以解救你自地獄至天堂,你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你仍期待著有什麼自身以外的事與物可以令你擺脫眼前的痛苦,這或許是你始終逃不開這暗不見天日的深淵的緣故。

從分手的那一刻起,倘若你身上有傷,你的療傷動作是自己做的,任何人都幫不了你。

你去看醫生,但不會認為醫生要為你的感冒負責吧,你不會以為醫生開了藥你就會好了吧,因為關於康復這件事,幾乎所有的工作都是你要做的。你要按時吃藥,你要多喝開水,你要補充維他命C,你要多休息。你不會真的以為,見過了醫師、把藥拿到手,你的感冒就會好了吧。

你事實上沒有真的從醫生手上拿到什麼,你只是確認你真的得到感冒了;你事實上不會從再對方身上再得到什麼,你只是獲得了一個再次確認這個傷口的真相、成因以及嚴重程度的機會。

沒有這個機會,你依舊得靠自己去確認傷口,但是在你如此頑固,堅持不肯承認自己已經感冒、堅持不調養自己的時候,這個醫師的診斷書,是一個斬釘截鐵的宣告,逼使你去面對自己,認清事實。有時候,聽見醫生親口說出自己病症,你反而鬆了一口氣,能夠用較坦然的態度去面對一切。

你未必會得到這個道歉,然而確認傷口是復原的起點,是得以真正痊癒的關鍵,我們始終不能忘了這點。

道歉當然是重要的,對方給我們的,或者,應該是我們給對方的。

也許我們總是可以從被一個人傷害,或是傷害了某個人之後,更瞭解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

我們常記在心上的,是過往的某個時候某個人,曾經以什麼樣的方式傷害了我們,我們最難以忘懷的,是那個人為什麼始終不明白,那樣絕對而深刻的,落在我們身上獨一無二的傷痕,是怎麼樣地令我們重創而近乎死厥,為什麼他不明白,為什麼他不能明白?

但我們很少回頭來想,是的,曾經有個人傷害了我們,然而是否曾經,我們也傷害了某個人,而至今毫無自覺?那個人的心中,是否藏著同樣難以釋懷的疑問,是否日夜呼喊著一樣的痛苦,但我們從來沒機會聽見,我們從來不曾關心?

有時候即使你想給一個道歉,對方都不願意接受了,這個傷痛太過個人而深刻,令對方自己都不願意面對,他情緒地不要你的道歉,也因此他可以否定這個傷痛的存在,只要他否定一切,包括你在內的一切,他便不需要面對,他便可以穩穩地逃避。

我們何嘗不是這樣,分手了,希望對方消失在空氣中有如一個傳說中的泡泡,很豪氣地說「我不需要你的道歉」,而我們究竟是真正雲淡風清了,又或者只是將頭埋進砂堆裡的一隻傻鴕鳥?

青春的時候,我以為我已經見識過愛情的苦痛,當時我想,這該是極致了,不可能也不可以,再有讓我更戚楚的情境,然而愛情是多麼豐富而意味深長的人生事件,愛情要教我們更多更多,有時候透過幸福,有時候透過痛苦,而我直到有一天再次跨越痛苦的頂峰,進入前所未有的戰慄情境時,彷彿自空中墜下,有一度你會因為以為徹底絕望而放鬆了自己,那樣放鬆的不再掙扎的狀態,讓我第一次去思考,是不是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曾經,也將這樣傷害的力道,加諸在某個人身上呢?

即使再沒有機會遇見那個人,將道歉說出口,我的心裡也將永遠滿懷歉意,而這樣的思考過程,似乎也讓我明白,某個人一度施於我身上的傷痛,是不是,世事便是如此,從我這兒給出去的,從別人那兒給我的,世事,便是如此,總有一天他會明白,或許有一天我會得知他明白,也或許不會,但無論如何,我覺得舒坦多了,因為世事如此,愛情如此,而我,總會沒事的。


引用網址:http://blog.udn.com/redinmypainting/2262627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