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圖:火車站影像寫真-礁溪火車站


文/王尚智

七點十分的清晨此刻,坐在礁溪火車站。
無線行動上網已經全省皆通。礁溪這裡,甚至比台北速率還高。
聯合報的網頁,即點即ㄘㄨㄚ開~

幾個通勤的女學生坐在身旁;純樸氣質配合著時髦雜剪的髮型以及修過的眼眉,難掩那「煙燻妝」底下睡眼惺忪的神情。

還有發呆的老人;以及戴著ELLE帽子,癱倒著向後、頻頻點頭瞌睡的中年勞工。

只有一位眼神炯炯的胖婦人,安靜的左顧右盼著。
唯獨她,讓這一個只有跑馬燈標示著時間、班次與月台的礁溪車站,一室呆坐的氣氛因此若有所思起來。

幾個中頭前的深夜三點鐘,我從台北開車出發。

一路趕著,只想全然投身於礁溪「湯圍溝」著名的圳溝公共溫泉。
我知道,只有暖熱的湯泉,才會毫不吝嗇的憐惜我這幾天的疲憊。
而距離上一次這麼的、到這裡泡溫泉,已經是兩個多月前的事了吧!
那次,記得我是和貞夙一起來的。

昨晚十一點,才開車到中和與好友偉健聊天。

全球經濟的情勢變化,任誰在市場拼搏的任何角落,也都得關心一下。
我帶來對神秘的阿拉伯基金的近距離觀察,分享全球經濟此刻的那片神秘綠洲。

離開時,帶著偉建所設計美得像龍泉青瓷一般的香薰瓶,以及一肚子的茶香與滿身的檀香,從方向盤側臉望向汽車時鐘,已經是子夜兩點半。

奔馳回往林口的路上,突然覺得,「你應該,要回花蓮老家吧!」
「就算待一個晚上也好吧!就算給你媽媽看一眼也好吧!」心裡似訴、似勸著。

可不是嗎?都已經這麼大老遠的從南太平洋的國度飛回來,這幾天待在台北也仍忙碌著頻道的細瑣事;但就算再忙,只是從「台北」到「花蓮」的距離,相形之下,是何其近呢?

更何況週末一個名叫「無花果」的颱風,又要來了呢!

幾乎是這麼一轉眼,穿越雪山隧道後,黑夜中的蘭陽平原,靜似深睡。

褪下衣衫時都會明白,溫泉湯池與家中浴盆的關鍵差別,在於泡溫泉時可完全不會在意下巴與腰際多了哪些贅肉呢!

第一瓢的舀水淋身,全身細胞抖顫如電,可謂又期待又怕受傷害。
直到接著瓢又一瓢,如同持續一份耐心的勸說,身體才真正的願意浸入,融身於熱意之中。

這麼鬆緩的泡著。時而起身離開,時而更循呼喚而入。
如同面對一場不捨的舊情。

最終全然深深一泡,直到油汗猛然脫出,然後起身坐在泉溝邊,深深的盤坐而息,默止入心。

人生每天所有的疲倦,不都是在紅塵中出入著、也來回奔波著的一派意念荒蕪。
所有「想要努力去想清楚」的念頭,都是更又添一層的複雜餘念吧!

真正的整理自我,不是扯開意念糾結,而是如同「觀鏡」。
任其各自顯影,然後聽其各訴其由,最後觀其各歸本位。

這麼多年來,我的鏡子幾乎都是在溫泉的時光之中。
愛恨悲歡、眼淚與微笑,無論天大的情緒,在周身熱流中只有沉默的份兒!
溫泉,始終能夠「抹平」我怎樣也放不下的最後餘念。
在逐漸穿骨而最後透心的溫熱中,一切「自我」何需再多言。
暖泉圍繞當下,身心皆抿;既是一個旅人的宿泊依靠,也是給一具身影的慷慨擁抱。

我這麼從漆黑到曙光微露,以日本「湯治泡法」來回五趟也五燙。
而距離從礁溪開往花蓮的第一班自橋號列車的八點十分,還早呢!

溫泉,向來是民間時事的論壇所在。

即使夜墨將近晨曦,除了鄉親的玩笑招呼聲,話題最後還是會落在各種政治語彙,尤其閉目沉思的耳邊,經常得要聽著交番抨擊著「國民黨」與這個政府的激烈腔調。

宜蘭,曾經是綠色執政多年的故鄉。
儘管如今藍軍在宜蘭翻盤掌政,但老鄉親們不分青紅皂白的開罵這片土地的「外省客」,和溫泉本身同樣的熱力十足。

和年輕美少年時的皺眉不同,如今微壯的我,總是一派興味盎然的聽著。
如今,人人開口皆政治,時時處處有政治立場,究竟是我們這一批解嚴開放後的媒體人,最大的成就或敗筆呢?

無論如何,在無際的歲月與旅程中,我已經明白,真正可怕的是「冷漠」,所有熱力十足的言詞,其實說穿了,是一種下意識的,表達對這片土地情感的自然反應。

「擔憂與咒罵著」,如同翻開一片初秋楓葉,紋路其實是「關懷與希望著」。

如同每次我說打電話說,要開車回花蓮,我那悲欣交集的老媽,總是在期待高興相見之前,心頭率先浮現擔憂,「蘇花公路上『萬一』天外飛來一顆落石怎辦?」

我幾乎要昏倒!然後兩人總是氣急敗壞的對陣叫嚷著。

「我一年到頭坐飛機『失事』的機會,應該比被落石擊中大吧!」我說。

電話裡母子對話激烈凌空,揚起滿天「楓葉」呢!

正如同此刻泡在溫泉中,東南西北冒出來的「*你*」,老鄉親揮汗的全身通紅,真的比日本奧之細道此刻的滿山楓葉還紅透呢!

溫泉中的時事話題,真多虧了馬英九內閣,如今坐困愁城在「颱風災情、毒牛奶、阿扁弊案,以及全球經濟問題」中。

否則多年媒體人自居的我,無法想像宜蘭鄉親的時事論辯,除了三字經,竟然能夠如此驚人的「國際化」呢!

礁溪溫泉的老先生們批評、咒罵或對其他湯友解釋說明的,幾乎全都是引述最新穎、最細微的新聞背景呢!

若不是「活脫脫」在眼前,我完全無法想像,一位說他死都不說「北京話」的老人家,解釋「三聚氰胺」的成分與副作用時,是如何引用了許多國語專業用詞。

另一位則是痛罵,馬政府的衛生署政策大轉彎涉及的「PPM」如何罔顧人命、包庇中國,還創意十足的說黑心貨的大陸人是Pig Pig Man (PPM)。

至於美國紓困方案的爭議,全球股市的影響,對照此刻內閣毫無具體的對應政策;有位老先生已經老神在在預測,蕭萬長與劉內閣一定會起摩擦,「等著看國民黨『狗咬狗』啦」!

還有「兩岸政策」光是「大陸來台遊客」如此業績不彰,「白賊馬英九」立刻作為總結。

在一大片咒罵聲中,最有趣的反應,是毒牛奶風波。

罵遍中國大陸及馬英九之後,倒是沒有人罵中國人「活該」!罵最兇的那位老先生,語氣一轉,疼惜那些可憐的小嬰仔「會膀胱結石喔!」,然後另一位老人更正說「是腰仔(腎)生石頭,以後要一直洗腎,父母和嬰仔都足可憐喔!」

所有話題,結論仍然如同之前一樣,罵著「國民黨」與「中國」。
每一道話題,隨興發揮,並且此起彼落的交相應和,然後分別都以那「三字經」國罵,作為一段結尾或另起銜接。

這真是民間的輿論舞台啊!
比電視上那些名嘴的老面孔與老觀點精彩幾萬倍啊!
更何況還有中、熟、老各類的赤裸男體,甩動擺盪著赤裸的觀點與機鋒呢!

不知從何時開始的,批評咒罵著的本土老先生們,開始「國際視野」起來了!

他們的言談中,全是引述「兩岸消息」、「國際新聞」,同時還夾雜「藥理化學」、「經貿數字」甚至精闢的「政治人性分析」。

一旦離開了意識形態的情緒對決,為了要大力批評馬英九與執政的國民黨,老先生們看新聞更為詳細、更加深入,觸及的層面更深更廣,尤其更加「國際化」與「兩岸化」;為了在鄉親溫泉論壇的熱鬧時刻,可以提出種種概念,作為批判國民黨的強力證詞呢!

對照著如今,以國際眼光與經驗格局為毫的馬英九,如此困在「本土事務」中。
馬英九無奈的「本土」了,老鄉親們不知不覺的「國際化」了!

這是何等奇妙有趣的「政治能量交換」呢!

然後,在溫泉溝畔原本閉眼端坐冥想的我,聽著聽著想著想著,嘴角也不免微笑起來。

當然,批判馬英九的氣氛湧起之後,自然是不能有任何人提到「阿扁」的。
原本異口同聲、立場一致的說法與用詞,一遇到阿扁,就此分岔成兩路。

然後整個溫泉圳溝,很快逐漸恢復成一片安靜,只有舀水、抹身與咳嗽的聲音。
在怎麼意識形態堅持,歷經人世風霜的老人家們,豈是會因為阿扁這個人,而抹去對於因果公義的大前提。

「邁擱講伊啦!政治人物攏總甘哪ㄟ肖講白賊啦!伊嘎馬英九同款啦!」
然後,原本屬於溫泉鄉應有的寂靜,再度重回這個純樸的、飄著熱氣的圳溝間。

多麼一趟身心通透,連帶也聆聽著台灣政治起伏流轉的奇妙旅程!

不消說,電腦螢幕上的聯合報新聞,乃至電視上的開講或大話,比起礁溪溫泉池畔老人家的赤裸話題,根本遜色不已!

在火車站等車的時間狀態,柔和且緩慢,將我習慣跨越國度的高壓心境與濃縮時間,整個拉鬆成一片恍若有弧度的鏡面。

讓我真正開始,獲得這次的「假期」。
而不是假借「假期」之名,其實還在行欺騙自己的「加班」之實。
所以,這樣的路程,值得分享推廣!

將車子開到礁溪,好好泡個溫泉,搭火車回到花蓮。
隔天,再搭火車返抵礁溪,再結結實實泡他個第二回溫泉,再開車回台北!

所費交通時間旗鼓相當,付出成本頂多略增一成;卻還能因此賺足了泡兩趟溫泉,還有面對莊稼老人家們的精壯身材,低頭對自己所有肥肉細胞展開嚴厲的恫嚇與提醒。

當然,精彩絕妙的「溫泉時事論壇」更是不在話下。

台灣「菁英」與「基層」的民意人心,如此翻轉出「本土」與「國際」的完美對比;如同我從天涯海角飛回來,經常拉扯嘶吼卻又動容不已的,那些屬於我母親的「期待」與「憂慮」,以及屬於我自己「夢想」與「鄉愁」的立體對話。

這些,只有在礁溪溫泉的客途經過,在樸實的圳溝溫泉中,微笑闔上眼眸,才能最終悉皆不執的安然交融心底。

然後串成種種領悟的顏色,成為一片深遠動人的,我人生中獨一無二的風景明信片。


轉自:王尚智的雙城心事


宜蘭海岸景觀


圖:經濟部水利署第一河川局


蘭陽平原
 


圖:roga’s Blog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