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文/龍應台

我發現一條長蟲的名字叫「馬陸 」之後,就去了屏東。兩個屏東人聽了我的故事,不屑地說,「大驚小怪。」馬陸,他們從小就知道。而且,他們糾正我,馬陸的身軀不像蚯蚓一樣軟,是硬的,還帶殼。

這回輪到我驚了--這會不會又是一件「眾人皆知我獨愚」的事?
 
我對台灣是有巨大貢獻的,就以「康健雜誌」的成立而言,我就是那關鍵因素。

有一年,從歐洲回台灣,先去探視一位長輩。他看起來頗為疲累,問及緣由,長輩遂談起「攝護腺肥大」的種種苦惱。告別之後,匆匆赴好友殷允芃之約。趕到時,允芃已焉然在座。見我形色匆忙,允芃關切地問:「怎麼看起來有點疲累?」

實在不知該怎麼回答--我覺得很好啊,可是既然看起來「疲累」,那--我不假思索對她說,「可能攝護腺肥大吧。」把包包放下,坐下來,拿過菜單,跟侍者點了一杯馬其朵咖啡,這時才覺得允芃端詳我的表情有點怪異。

她是在等著看我解釋自己的「玩笑」。等了半天,發現我沒開玩笑的意思。於是她把身體趨前,像告知一個極為尷尬的私人祕密,小聲地說,「應台,嗯…… 女人沒有攝護腺。」

嗄?我愣住了。

當天,就在那中山北路的咖啡館裡,當我的馬其朵咖啡正在一個白色磁杯裡顫悠悠地被送過來的途中,台灣「天下雜誌」發行人殷允芃決心創辦「康健雜誌」。她的理由是,如果像龍應台這種人對於醫學常識都糟到這個程度,那麼顯然很多人都需要被她拯救。

我為自己的無知覺得羞慚,很抬不起頭來--這故事要在台北的文壇江湖怎樣地流傳啊。

一直到有一天,見到了好朋友J,他是個赫赫有名、粉絲群龐大的作家兼畫家。J聽了眾人笑我的故事,很有義氣地拍拍我的肩膀說,「不要緊。我都到最近才知道,原來攝護腺不是長在脖子裡。」J,可是個雄赳赳氣昂昂的大男人。


什麼叫知識的盲點,我在十七歲那年就知道了。

讀台南女中時,每天放學後在同一個車牌等交通車回家。在那裡站了大約一年以後,有一天,望著車水馬龍,我終於問站在身旁等車的同學:「為什麼馬路這一邊的車都往這個方向,那邊的車都往另一個方向?」

那個同學的表情,基本上就是後來的殷允芃的表情,很怪異。

所以現在,是不是天下的人都知道「 馬陸」,只有我不知道?我緊張了。

第二天家庭聚餐,剛好兩個大學生姪兒在座,馬上作民意調查,「你們知不知道一種蟲叫 馬陸?」

他們兩個眼睛轉轉,像國中生一樣地回答:「節肢動物,很多腳。」我心一沉,不妙。他們也知道。

「和蜈蚣差別在哪?」我再問。

「一個扁,一個圓。一個有毒,一個沒毒。」

「還有呢?」

「不知道了。」

「見過嗎?」

「沒有。課本裡有圖。考試有考。」

我覺得稍稍扳回一點,故作姿態老氣橫秋地說,「你看你們,都只有課本假知識,其實不知道 馬陸是什麼。我告訴你們:蜈蚣(圖示)的身體一節只有一對腳, 馬陸(圖示)每節有兩對腳。」

哥哥一旁聽著,一直不說話,這時卻突然插進來,悠悠說,「我記得有一年,我們一群人一起在嗑瓜子,你發現你嗑得比所有人都慢,然後才知道,原來嗑瓜子要從尖的那一頭嗑起。那時你都三十多歲了。」

兩個大學生同時轉過來驚呼:「嗄?嗑瓜子要從尖的那一頭?」


【本文摘錄自《人間‧三少四壯集》2007.09.07】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