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知名作家、前德霖技術學院校長趙寧(見圖)罹患膽囊癌住院許久,台北榮民總醫院證實,趙寧在今天中午11時30分過世,享年66歲。.jpg 
知名作家、前德霖技術學院校長趙寧罹患膽囊癌住院許久,台北榮民總醫院證實,趙寧在今天中午11時30分過世,享年66歲。(UDN


最近網路上流傳一篇號稱趙寧先生舊作(百年之後)實為誤傳,
其原作應為(民權東路的話)特此聲明,以正視聽。

原文如下:

民權東路的話(文/趙寧)

有一個夏天的晚上
我聽見 榮星花園
擠滿了愛的神話
松山機場重複著
遺忘的淚光
凌雲壯志 在
景行廳默默無語
行天宮燃不盡
千千萬 喋喋心香
我看見
生命的櫥窗活生生在展覽
愛情 離別 希望和死亡
日落月升 塵緣迷茫
願聚多離少
大家健康
情有歸宿
夢都變成力量 別忘了
愛有多深 路就有多長
只要有一個明天
就會有無窮的希望


凌晨時分,林森北路的聲色犬馬已是強弩之末。天濛濛的亮了,月牙兒還來不及急流勇退。民權東路的恩主宮廟前已經蜂擁著一片人潮,地下道入口處站著一名老太太在向行人兜售香火。四面八方趕來的善男信女揉著惺松的睡眼,虔誠的在向神前焚香合什,跪拜許願。

活著活著,人漸漸的發現自己能主宰的事情好像很有限,逝去的歲月裏,冥冥之中似乎命運曾經代替自己做了許多決定。懷抱著又敬又畏的心情,面對著茫然不可知的未來,香火縈繞,梵唱木魚中,多少人多少個心頭願望,夜以繼日的在神案前傾訴。大腹便便的該是錙銖必較的商賈?濃裝艷抹的許是誤入風月的村姑?

人是為希望而活的,只要有明天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會有力量。不停的祈禱,不停的許願,更要鍥而不捨的努力,神永遠幫助自助的人,只要肯付出代價,夢想一定會有實現的一天。不要做壞人,不要做壞事,神無所不在,無微不至。不是嗎?

在不同的角落,與不同的廟前,爺爺對父親,兒子對孫子,淳厚的老中用不同的方言,一代一代忠實的在傳遞萬世不變神的旨意:善惡終有報,天道本輪迴,不信抬頭看哪,蒼天饒過誰?


恩主宮廟隔壁是市立殯儀館。人生旅程的終點站,一個誰也不願多提,但誰也逃脫不了的所在。權要財門之親貴過去的時候,冠蓋雲集,車水馬龍,民權東路途為之塞。人在人情在,人去兩分開,權要財門自己過去的時候,盛況便大不如前。等到權落財空,過氣退休以後再過去的話,就落得個館前冷落車馬稀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白紙黑字,歷歷如繪地寫在民權東路上。富甲一方,權傾天下,春夢南柯,鏡花水月,人人看得懂。雞飛狗跳,鑽營傾軋,看不穿而已。

景行廳外群賢備至,八方好友許久不見,寒暄問候,談笑風生,配上景行廳內喪家的椎心泣血,哀哀悲鳴為背景音樂,真乃世界第八大奇景,是我禮義之邦,泱泱大國的專利品,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呢!洋鬼子源近流短,道德文章,不及中華文化遠甚,大家十分清楚不必細表,然禮失則求諸野,野蠻的洋人喪禮簡單隆重,喪家固無呼天搶地的悲慘場面,但是與悼人士個個肅穆莊嚴,更不可能有嘻笑喧嘩情況,靈車開赴墓地,沿途警察脫帽致哀,如為鄉野小鎮路人肅立注目,向一個生命的最後一個句點表示敬意。

其實慎終追遠是龍的傳人一大美德,把景行廳誤作咖啡廳真是絕大的諷刺。不如乾脆在街對面開一家「極樂咖啡廳」,公祭完畢,意猶未盡,三朋四友赴咖啡廳蓋棺論定,嬉笑怒罵,悉聽尊便,豈不是兩相適宜?死亡是一樁最神聖不過的事情,阿拉伯人過去的時候聽說要裸體淨身白布一纏,真是赤裸裸的來,赤裸裸的去,身外之物,一介不取。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清清白白,了無瓜葛。生命正是如此,哀樂人間,苦海浮沉至此一筆勾銷。花開花謝,日落月升,路既然一定有盡頭,那麼在旅途中何者當為,何者不當為,何者該取,何者不可取,心中都要做一個明智的抉擇,不然的話又何苦來哉呢?


市立殯儀館的緊鄰是榮星花園。夏天的良宵,情侶們三三兩兩,攜手漫步,說不完的夢話和對人生的嚮往。失戀和離婚還是以後的事。尤其是週末的早晨,一部接一部的喜車接踵而來,美麗的新娘穿著禮服依偎在英俊的新郎懷裡,用萬紫千紅做背景拍攝結婚的紀念照。有時候掛紅結綵的喜車與隔壁的靈車在慢車道上並肩而停,拍一張照片,題名「紅與黑」一定是一張攝影傑作,愛情與死亡是人生的調色盤裡最強烈的兩個顏色,在此地卻巧合的做了鄰居。

到榮星花園來的情侶應該有兩種情形,一是初識未久的,第二就是來拍結婚照的。無論初戀或者蜜月都是人生最甜美的時刻,一個人活一輩子,很嚴格的加減乘除一番,真正快樂的時間也許有限,所以快樂的時光每一分每一秒都要狠狠的把握住,不可以輕易的浪費掉。時空無情,風吹雨打,山盟海誓,煙消雲散,都是日日在發生的事,既然月正圓花正好便要盡情的享受,至於何時月缺花殘就不必去管那麼多了。

週末的早上,看到一對對新人,一張張笑靨,裡面包含著多少的幸福、滿足和希望。覺得這個世界真美麗,活在世界上真是快樂,心裡頭會反反覆覆的叨唸著,願天下有情人皆成了眷屬,是前生注定事,莫錯過姻緣。


榮星花園再往下走就是松山機場了,二十年來五萬兩千六百一十三名留學生,回國的總共六千兩百多人。大部分的莘莘學子是從此地搭生了「單程機」,壯士一去兮不復返了。松山機場曾經是一個處處恭喜聲,卻人人傷感的地方,尤其是每有留學生團體包機時,更是笑容與淚痕齊飛,場面悲壯感人。

年華似水流,少年子弟江湖老。在父母淚光與親友叮嚀中負笈異域的小平頭早已是霜鬢斑斑,多少倚閭望兒歸的皤皤白髮,在郵簡、淚眼,和照相簿的等待裡,心不甘情不願的被抬進了景行廳。有多少從民權東路踏出國門的青年,再回來就是趕赴景行廳哀泣,而再一出去,歲歲年年,子子孫孫,歸來更渺不可期了。

臺大近十年來有兩萬七千八百七十名畢業生,其中有七千三百六十人出國,佔留學生總數的四分之一,有人嘆息就算是千秋萬歲名,也不過是寂寞異域事。站在父母親的立場來想,兒女考取臺大,或者出國留學,一定是一件值得慶賀的喜事嗎?也許只有松山機場才知道答案吧!

記憶中的松山機場充滿了淚水、期待、傷情和失望。往日許多同窗的音容笑貌只有在畢業紀念冊裡依稀追尋。事實上,生離與死別往往也只是一個人類對於時間與空間詮釋的觀念問題而已。


走在民權東路上,愛情、離別、死亡和希望很具體的並列在一起,人生的得失成敗,悲歡離合,一一活生生的在眼前經過。尤其是在夏日繁星滿天、萬籟俱寂的子夜。

車聲人潮都已安靜下來了,曉風徐徐,耳邊聽到的是自己踏在馬路上的腳步聲,彷彿是民權東路在自顧自的喃喃低禱,路人呵,願你們父慈子孝,聚多離少,海枯石爛,愛情不移,人人康樂,福壽全歸,心願都得償,希望無窮盡。

取自趙寧所著之(為人生畫一個美麗的圓)p168,九歌出版社。

《全文轉自:趙佑(趙寧之子)部落格


2005年趙寧「聽話的老爸最偉大」新書發表會.jpg
圖:2005年趙寧「聽話的老爸最偉大」新書發表會(大紀元


至吾愛(文/劉茵茵)

親愛的老公,你到哪兒去了呢?

這半年來,每天早晨我為你洗臉、梳頭、刮鬍子,再備上一碗溫熱細柔的蛋花湯做為一天的序幕。而今,刮鬍刀靜靜地躺在角落,梳子不再忙碌穿梭,連溫熱的蛋花湯也無措地涼了下來。到底你到哪兒去了呢?

他們說,你未曾遠離,就佇在我身旁不遠處。於是我費力地、仔細地找尋蛛絲馬跡:風兒翻飛窗簾,我急急倚在窗前;電梯叮噹作響,我匆匆候在門邊;午夜夢迴,我睜亮雙眼,是你嗎?是你前來撫慰我的悲淒嗎?

他們說,頭七當日,你會回家探視親人,於是我把菜餚、點心、熱茶佈上餐桌,和孩子們畫一張歡迎海報,並清理書桌,留燈方便你尋路,孩子們也早早上床,盼你入夢。可是你終究沒來,是你對我們太放心?是極樂世界太美妙,讓你流連忘返?還是你不願我們牽掛太多?

感謝上天,也感謝親朋的協助,讓我們擁有數月珍貴的獨處時光。俗務、孩子都卸下、捨下了,身體舒適時,我們唱唱歌、談談心、聊聊過往,偶爾提及孩子們的趣事,你竟笑出淚來,連眼睛、鼻子也皺在一塊兒,那是我最安慰、最開心的時刻。

你可知道,你的快樂是我最大的喜悅?當疼痛來襲,日子最是難捱,無論我多麼努力,也難以分擔你的一絲一毫,只能無助地握著你的手,默默流淚。你對我說:「妳的握手擁抱,比止痛針還有效。」我聽了心如刀割:你是如何堅強的忍耐身心的疼痛啊!回首這六個月,猶如夢境一場,而你的離去,卻是再難甦醒的惡夢。

難忘每回週末,是我最煎熬的日子,孩子等我回家,對你又割捨不下。是啊!即使你病痛纏身,一星期只給孩子一晚,也是應該的,所以我終究回家陪孩子了。你嘴上不說,內心卻極不安穩,有一天終於鬧起脾氣,家人束手,催我速速返院,而每次返院,又必先經歷佑佑的落寞、小小的牽纏和元元的淚水。當時我真是既生氣又傷心,大家都為你著想,我們還有孩子呢!你得學著堅強點啊!而今回首,悔恨不已,早知如此短促,我當無時無刻守候、讓你安心、讓你快樂、讓你一睜眼就能見到我。

還記得某一天,我倆在病榻前閒話家常,一向木訥的你,突然對我說:「我這輩子最好的事就是娶到妳。」,「謝謝妳對我這麼好。」當時內心百感交集,不知如何回應,只能無言擁抱。其實,我也同樣感謝你,感謝你豐富了我的生命,留下無盡善緣與無窮回憶,供我來日細細品味。

當然,你留下的不僅是這些,孩子是我們留給彼此最好的禮物,他們擁有你的血脈,承襲你的基因,各個貼心、乖巧懂事,他們將盡力傳承,也是我活下去的最大動力。感謝你為孩子們留下無數典範,你樸實而努力的生活:寫作、演講、主持、教書、畫漫畫、做公益,甚至還當了兩任大學校長,各個領域都表現傑出,獲奬無數、影響深遠,你活的真精采,是孩子們最好的榜樣!

如今你卸下重擔、無有病苦、功德圓滿,我雖難捨,也當祝福。祝你在西方極樂世界擁抱更美好的生命,或者乘願歸來,再度相逢。而我,也將盡力作好老天交付的人生功課,即使艱難,也要全力以赴。

親愛的老公,請你安息,我們有緣再聚!

《全文轉自:趙佑(趙寧之子)部落格



趙寧上台一鞠躬(特別紀念版)

出版社:皇冠(博客來書籍館
出版日:2008年09月23日


{#emotions_dlg.emotion_034}



流淚卻微笑的人 66歲趙寧病逝

前德霖技術學院校長趙寧(左)去年十一月邀作家蔡文甫(中)、陳若曦(右)座談時合影,這是趙寧在德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jpg 
前德霖技術學院校長趙寧(左)去年十一月邀作家蔡文甫(中)、陳若曦(右)座談時合影,這是趙寧在德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聯合報╱記者施靜茹/台北報導/2008.09.06 02:30 am】

名作家趙寧昨天上午十一點卅分,因末期膽囊癌病逝台北榮民總醫院,享年六十六歲;趙寧過世前,他的母親、兄弟、妻子劉茵茵和三名子女都隨侍在側。

告別式訂於廿二日上午十時在佛光山台北道場舉行,由星雲法師主持。

趙寧的弟弟趙怡,現為上海交通大學教授,他昨天在醫院說明哥哥病情,一度哽咽,拿出手帕頻頻拭淚,他說:「哥哥治療過程雖痛苦,但仍勇敢面對。」

趙怡說,哥哥知道膽囊癌屬於罕見的惡性腫瘤,「心理已有準備,走的時候很平靜」,這段時間,趙寧十五歲的女兒、十三歲和九歲的兩個兒子常來醫院陪伴,把握人生最後的親子時光。

趙寧經過十個月與膽囊癌奮戰,趙怡說,哥哥在病榻間,做化療特別不舒服時,就會寫「求生日記」,他未看內容,如果大嫂同意,將來也會在報章上發表。

「我大哥是一位才華洋溢的人。」趙怡昨天追憶哥哥早年叱吒文壇,文章似自貶而幽默娛人,簽名時會畫一名流淚卻微笑的人,私底下內向拘謹。

台北榮總表示,趙寧去年底進行健康檢查時,發現疑似膽結石,先在台北某醫學中心接受腹腔鏡膽囊摘除手術,但病理檢查發現有癌細胞,同月廿七日轉至台北榮總,先擴大清除癌細胞,並切除部分肝臟。

今年四月,趙寧因腫瘤復發導致腸阻塞,接受腸繞道手術,之後多次做化學和標靶治療。不料,二日趙寧病況急轉直下,經醫師評估,趙寧家人同意將他送大德病房接受癌末安寧和緩治療。

趙怡說,家屬將在萬安生命公司民權會館設置靈堂,七日起每天十點至下午三點開放親友致祭,遺體會火化處理。



傷逝--念趙寧(亦俠亦狂亦溫文,夾敘夾議夾影像--阿偉的文字心情/2008-09-06)

有些人你不認識,
但在你成長的年代你曾注視過他,或在青春的歲月你曾學習過他,
也許他的名氣與成長歷程讓你連接自己的感情,
或許一本他寫的書,他唱的歌,他主持的節目,影響過你,牽動著你的心情,
那些事、這些人就是屬於你我同一代的人物…全文


「趙茶房」一樹桃花 最愛當奶爸.jpg 

趙寧喜歡形容自己:「身高、體重、智商皆一八○,號稱寶島第一『三八』。」
這句話精簡勾勒出他的形象:聰明英挺卻樂於自嘲。

趙寧給台灣人的第一個印象是「趙茶房」。

「留學是借他人的土地,來鍛鍊自己的體魄」、
「留美包機載著一百多位洗碗高手洋洋灑灑往金元帝國而來」…

這些廿多年前傳誦一時的佳言警句,都是「趙茶房」趙寧的生花妙筆。

「趙茶房」用舊小說章回體寫留美生活,關鍵處總是嘎然而止、來個「欲知後事如何」,引得讀者次次等他「下回分解」;偶爾再加首打油詩、一幅漫畫,說學逗唱樣樣行的「茶房」從此走紅。

「趙茶房」不僅幫台灣人打開扇窗,「趙寧留美記」也成為留美學生行囊的必備「秘笈」…全文




趙寧
1943年9月14日-2008年9月5日,
浙江省杭州市人,
散文作家,以詼諧的風格和幽默的散文與漫畫紅極一時。


經歷:
畢業於台大政治系學士,
後至美國攻讀威斯康辛大學視聽傳播碩士,以及明尼蘇達大學傳播學、哲學博士。
之後當任密西根州暨明州視聽中心主任、紐約州立大學電視藝術導播副教授。

十一年的留美生活,文化震撼與留學壓力,讓他不吐不快,在報紙連載「趙寧留美記」專欄,用舊小說章回體寫留美生活。

善於苦中作樂,把苦悶昇華為歡笑。趙寧文章似自貶而幽默娛人,私底下內向拘謹。

自號為「趙茶房」、「趙老大」,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稱號。
另外還有「普光居士」之名,顯示他對佛學的研究與信仰,並且皈依星雲大師門下。

歸國後曾任行政院新聞局編輯、中國時報主筆、中華電視台顧問、台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系所主任暨視聽教育館館長、佛光大學校長、德霖技術學院校長。

晚婚,1993年與小25歲的學生劉茵茵結婚。

2008年9月5日因膽囊癌病逝台北榮民總醫院。


作品:
問情:趙寧的99封信
甜蜜的寶貝
趙寧上臺一鞠躬
趙寧留美記
趙寧留美記・續集
《趙寧詩畫集》
談笑風生趙茶房
為人生畫一個美麗的圓
聽話的老爸最偉大


維基百科:《趙寧



{#emotions_dlg.emotion_037}



延伸訊息:

膽囊癌是膽道系統最常見的癌症,根據行政院衛生署九十一年之統計,膽囊癌是台灣女性十大癌症死因的第七位,是台灣男性十大癌症死因的第十位,每年約有九百多人罹患此種癌症。

發生膽囊癌的原因至今依然不明,許多人提出各種假說,包括:膽石症之慢性刺激、膽汁滯留、感染原、炎性腸道疾病、或者原先良性腺瘤惡化而來等等說法,都未能證實,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膽結石會導致膽囊癌的說法。

事實上,長期追蹤無症狀之膽石症患者,僅有不到1%之病人會罹患膽囊癌。因此這項說法是否可信,仍有待證實。

此外,還有一些情形很容易合併膽囊癌:磁化膽囊,這是一種膽囊慢性炎症的終期,約有12.5%至62%的磁化膽囊病例會併發膽囊癌。

潰瘍性大腸炎病人發生膽道癌症之危險性為2%,約為正常人之五倍到二十一倍,這也是一種危險因子。

除此之外,近年來被提出來認為與膽囊癌相關的另一個危險因子是膽胰管合流異常。


台灣癌症基金會
台灣癌症資訊全人關懷協會
膽結石、膽道癌及膽囊癌知多少


{#emotions_dlg.emotion_048}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