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文/曾維瑜

我當然知道,在許多狀況下,放手才是擁有。

但是,當我們真的這樣對自己說的時候,當我們真的必須很努力地說服自己接受這樣的說法時,我們的心,應該早就碎了吧。

碎成一地無法重新拼貼回復的殘缺,伴隨著眼淚與深刻的痛楚,我們像個局外人一樣站在那兒看著自己的心的淒涼碎片,哀傷得說不出話來。

因為太清楚即將要自溫熱的手掌心裡離開的,是我們此刻多麼想要擁有的東西,而我們還得把那種想要耗盡一切去擁有的欲望,逆轉成綑綁自己不得再前仆後繼的禁錮牢籠。

天,我們得阻止自己去愛啊,告訴我世上還有什麼比這個更難?
如果可以,如果能夠,我們怎麼會願意放手?

當我們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我們是這麼地想要追求、想要擁有、想要天長地久,想要什麼都別來破壞這一切,想要每一件事是我們的預期,想要對方跟我們一樣勇敢,想要他要這個愛情就如同我們一模一樣的迫切與渴望。

我們怎麼會願意放手?
可是太多時候由不得我們,情勢逼得我們得放手,而我們還得來說服自己——那才是真正的擁有。

我捨不得這樣的情境,我捨不得任何在這樣情境裡的人,每一個,心碎的好人。




以前看日劇《Over Time》,覺得,是吧,大抵也應該是這樣的結局,這樣是安穩而妥當的,讓每一個人可以平和地回到自己的軌道上生活,讓太陽日復一日繼續落下升起。

但真的是這樣嗎?真的嗎?

宗一郎為什麼要放手呢?他不愛夏樹嗎?他不想和夏樹在一起嗎?他一定心碎了吧?那個拉住自己別去愛的力量,到底得有多麼強大(也許大到都傷了自己),才能夠微笑地去跟心愛的人說再見?

面對宗一郎的主動放手,夏樹似乎理所當然地走進久我先生的懷抱,但,夏樹一定也心碎了吧?宗一郎你為什麼要放手呢?她一定想這樣問吧?


可不可以讓我這樣說:請你不要輕易地放手。
我說的,不是糾纏不休死纏爛打,對著不愛自己的對方,硬是添加折磨。

我要說的是,面對心愛的人,面對這麼樣這麼樣愛著的人,可不可以晚一點點,再晚一點點,才變成一個善解人意體貼禮讓的人?能不能再給雙方多一點點爭取和努力的時間?

我知道,很多時候,愛情是困難的,要成就兩個人的幸福,可能得傷害到無辜的人,可能有很多複雜的因素,我知道,我都知道,那些盤根錯節的事情,正因為我們都是好人的緣故,才會讓人傷神困擾,因為我們做不到只顧及自己的幸福這樣自私的事情,因為我們不忍心看到對方為難的神情與肩上背負的壓力。

我們是好人,這使得我們的愛情更加辛苦。

沒有人想活在煎熬裡,沒有人想愛得這樣艱辛,可是因為愛的緣故,我們願意承擔起煎熬與艱辛,一邊流著淚,一邊回應愛情。

能不能,看在這樣的承擔的份上,再晚一點點,再晚一點點就好,才變成一個顧全大局犧牲小我的人?

宗一郎的放手,必定讓夏樹徹底心碎了。

很多時候,面對我們都知道必然的、理所當然的、除了這樣還能怎樣的結局,卻怎麼樣也平靜不下來,我們的心裡波濤洶湧,那樣預知的結局,當它真的發生的時候,終究還是著著實實地震撼了我們,像是拔河的兩端,有人突然鬆手了,我們重重地跌落在地上,只能任眼淚奔流,怎麼樣也無法停止。

也許一開始就預知了結局,那麼眼淚是為了什麼?

是因為不甘心吧,不甘心我們甚至不曾一起山窮水盡地去努力,不曾一起在絕望裡卑微地企求丁點的希望,不曾緊緊地擁抱在一起,直到不得不分開的,最後的時刻。


http://blog.udn.com/redinmypainting/1955546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