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卡的不可承受之重.jpg


綠卡的不可承受之重

【文:李廣均(中央大學法律與政府研究所副教授)】

對於任何想要瞭解戰後台灣歷史與政治社會現象的人而言,延燒超過半年以上的「綠卡」風暴絕對是最好的入門教材之一;但對於身陷風暴之中的立委與官員,綠卡卻是一不可承受之重,無論採取何種回應(沒有違法/溫情訴求/道歉致意)都顯得理不直氣不壯,甚至帶來更多對於誠信與能力的質疑。

為何當事人會回應的如此氣弱理衰,綠卡的持有與否真的和忠誠度有關嗎?還是有其他難以啟齒的人性衝突和道德考量呢?

許多長年居住美國的僑胞(藍綠陣營都有)不只有綠卡(居留權),甚至都擁有公民權,可是他們每年回台參加遊行造勢出錢出力,沒有人會懷疑他們不愛台灣或沒有忠誠度。

相反地,沒有綠卡的人也不一定就有忠誠度,難保不會做出對不起台灣的事情,有些人甚至根本不知道綠卡是「啥咪碗糕」。平心而論,綠卡的取得與否其實很難和忠誠畫上等號,但為何當事人的回應會如此低調?

筆者認為,關鍵在於取得(或試圖取得)綠卡的社會條件,也就是誰有機會或有「辦法」取得綠卡,這是機會結構的差異。更明白的講,綠卡現象的本質是一種階級差異,而此一機會結構的階級差異又必須放在戰後台灣歷史與政治局勢中來理解。

在那風雨飄搖的不安年代裡,有辦法的人會試著找「救生圈」,綠卡(或楓葉卡)就是一種常見的救生圈。從早期「來來台大、去去美國」的順口溜,到近年來不少人(包括醫生、律師、主播、大學教授)選擇到國外待產,政治人物出國散心,官員規畫退休與家人團聚,他們都很「自然地」在國外和家人團聚。

這更加說明了「綠卡」現象是一種階級差異,是「國共內戰」時空下特定社會階級的人口移動方式。

然而對於身陷綠卡疑雲的立委和官員而言,要還原戰亂年代下的不安氛圍並不容易,要承認自己的階級優勢與申請綠卡的人性需求更是困難。

「政治菁英」平常總喜歡說要與人民同甘共苦,更喜歡用親民來包裝自己的道德形象,但面對「綠卡」風暴來襲,他們要如何自圓其說,如何承認自己早已備好「救生圈」的階級優勢,又如何能夠請求民眾體諒「菁英們」也有和大家一樣的卑微人性,這正是綠卡的不可承受之重,也是多數當事人選擇低調以對的原因。

可是當事人愈是低調回應,在野黨質疑砲火就愈猛烈,綠卡議題不僅成為談話性節目焦點,也持續累積更大的政治能量。

特別是最近油電物價齊漲,受到最大衝擊與傷害的是中下階級(如司機、農夫),他們也正是最不可能、也沒有「辦法」取得綠卡的一批人,更能感同身受在野黨的批評和質疑。

換言之,綠卡風暴看似是質疑立委與官員的個人「忠誠度」,其實是一場訴求階級情緒與對立的政治鬥爭。

筆者無意苛責那些為自己和家人申請綠卡的立委和官員,他們只是在人性需求和階級優勢上做出一件多數人如果有機會都會做的決定。逃難時準備救生圈是人性,有人沒有救生圈則是階級問題。

但持有救生圈卻又告訴沒有救生圈的人說會與大家共存亡,這就涉及了道德落差和誠信問題。

「綠卡」的不可承受之重,凸顯的正是台灣戰後歷史、階級差異與人性衝突相互碰撞下的一種奇特現象。
其實,反思「綠卡」現象可以是台灣社會超越歷史宿命、邁向和平共榮的一個轉捩點。

我們或許可以選擇繼續嘲笑立委與官員的道德瑕疵與誠信問題,也可以將問題聚焦在如何讓台灣更安全,如何讓台灣人不需申請綠卡就可以有安全感。

藍營政治菁英如果可以放下道德身段,坦承自己在不安年代下的階級優勢與人性需求,用具體政績表現對台灣的忠誠付出,時間自會證明一切,民眾也會諒解綠卡現象;在野黨的質疑的確有理,但民進黨若希望四年後有機會重新執政,就必須用較高的歷史角度來看待綠卡現象,以更有人性考量的論政方式來爭取不同階級與族群的支持,也才不會走向從「妒恨」出發的政治險路。






這個內閣,真讓人捏把冷汗!

【中時社論/中國時報/2008.06.11】

姑不論綠營是否有在無限上綱,執政當局這波處理綠卡議題的表現,確實予人有慢半拍的感覺。

一個大家都期昐能在拚經濟上見到實效的內閣團隊,竟能讓一個綠卡爭議,被轟擊到左支右絀、疲於奔命,讓人對這個以技術官僚與學者為核心的執政團隊,如何因應未來更險峻的情勢,著實捏一把冷汗。

不諱言說,新政府上台以來,不是沒有識別當前關鍵的施政問題,卻是在議題管理上完全不及格。

從汽油漲價問題,擴大內需方案,大學學費漲價,到這次的綠卡事件等,許多明明是做對的事,竟可以被撻伐到裡外不是人;明明是可以非常明快就可解決的小事,竟可以聽任其演變成危機,最後不是被動因應,就是頻頻道歉。

以朝中多為「政壇老將」的劉內閣而言,表現的竟像是新手上路一般,確是讓人搖頭。

以這次的綠卡爭議為例,先不論綠營是不是有「雙重標準」,這個議題怎麼事前都沒一個人會預見呢?

總統大選期間多麼鮮活的經驗擺在那裡,那時節謝長廷寧可擱置「幸福經濟」的政見不論,將全部資源投注在質疑馬英九的綠卡議題上,整整主導了兩三個月的輿論焦點。

你可以說謝長廷最終並沒在這個議題上獲利,但最起碼它讓馬英九身陷綠卡風暴中,結結實實挨打了兩三個月,這個教訓還不夠藍營深自警惕?藉綠卡這類議題為槓桿掀起忠誠與認同的質疑,不向來就是綠營最擅長的戰場?

要知道,當外交部長歐鴻鍊曾經申請綠卡的事例被掀出後,其實已經透露明顯徵兆,綠營將要在這個議題上大做文章了,但劉內閣卻是一直虛耗到民進黨火力全開之際,才展開被動的清查,還扯一些「國際觀」、「入閣放棄綠卡,是一種犧牲」的奇談謬論,聽在那些沒綠卡民眾的耳中,會是什麼感覺呢?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心態,也難怪會小瑕疵演成大爭議,「危機處理成危機」了。

再看看先前處理油價問題,受到民進黨執政末期一路「凍漲」的影響,劉內閣必須選擇概括承受,被迫決定「一次漲足」,是很無奈但卻很正確的政策。但劉內閣卻忽略了,無論怎麼正確的政策,只要涉及民眾荷包縮水,就永遠不可能是討好的政策,因而在操作上本來就該審慎為之。

民眾當然都知道以國際原油飆漲的勢頭,油價不可能不漲,劉內閣一開始釋出訊息是六月二日要漲,民眾早都已經有了預期心理,也有了各自因應的準備,沒想到劉內閣又以民間囤積油料可能引發的公共危險顧慮,突然提前到五月二十八日就急漲,彷彿是決策突襲一般,弄得民眾措手不及,罵聲四起,也給了在野見縫插針的機會。

嘗試想想,民間既有漲價的預期心理,出現囤積是想當然的行為,若是擔心釀成公共危險,嚴格取締就得了,何必僅為此一理由就立即採取突襲的方式提前漲價?

結果弄得民眾紛紛臨時擠到加油站去排隊,不滿的感覺溢於言表,接下來再多再好的補貼或利多政策,都不會有人感謝了。

大學學費漲價也是一樣,沒人會否認以目前通膨之嚴重,大學經營的財務有多吃緊,學雜費的調漲是遲早的事,問題是一定要選這個時機漲嗎?不能再忍一段時間嗎?在這個百物齊漲的當口,大學學費非要湊這個熱鬧不可?這不擺明讓那些反高學費的學運組織「師出有名」嗎?

擴大內需方案更是誇張,明明是送個大禮給各縣市的,怎麼會操作成絕大多數的縣市都在反彈呢?給人錢花還惹得自己一身腥,好像做得多大錯事一樣,這當初究竟是怎麼規畫?怎麼溝通的呢?

我們必須要說,時代真的不一樣了!那個「好官我自為之」、「路遙知馬力」的年代早一去不返了!

昔日當執政黨確實輕鬆,既不必面對成天只想選舉奪權的在野黨,也不必在乎有一群媒體名嘴沒日沒夜的修理,更不必擔心會陷入網路言論無休止的圍剿。

換言之,今天不論是誰執政、誰上台,都得要面對這些狀況,試想民進黨執政的年代被修理還算少嗎?

以這般複雜的決策環境,如果還拿著昔日那種直線思考的邏輯理性處理政策,劉內閣後續還有得苦頭吃。


綠卡的不可承受之重_美國永久居民卡2010.jpg


談綠卡必須兼顧法令、國際觀、人民感受與誠信

【工商社論/工商時報/2008.06.10】

因為外交部長歐鴻鍊、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綠卡問題遭到民進黨批評「綠卡內閣」,行政院長劉兆玄昨天反駁說,綠卡問題不應該無限上綱,國際化時代需要有國際經驗的人才參與行政團隊,只要參加行政團隊,就放棄綠卡,這是目前他認為最好,也非常恰當的作法。

劉院長的說法,我們大部分認同,也就是說,我們也認為,討論綠卡不應該訴諸意識形態,不應該無限上綱,但綠卡問題茲事體大,不能躲在國際觀的背後,毫不顧慮法令規範、人民觀感與公務員本身的誠信。

對於綠卡風暴,我們首先認為有其正面價值,朝野不必諱疾忌醫。坦然言,劉院長昨天的談話,在澄清行政院立場,以及制止某些政治性攻訐的蔓延上,確實有其必要。

當前國家亟需人才,難免重用曾經擁有綠卡才智之士,國人不必大驚小怪。但劉院長有些用語,譬如強調,「我可以不做行政院長,台灣不能沒有國際觀的人才」,我們就認為難免小題大做,甚至讓人有拿「國際觀」護短的合理懷疑。

因為,全世界任何國家都需要擁有國際觀的人才參與建設,但其他國家的人才不見得如此熱中綠卡,甚至在進入內閣後還依依不捨綠卡,直到被揭發後才被迫處置或倉促辦理放棄作業。

因此我們認為,正當舉國企盼重新建立社會核心價值之際,嚴格追查高層官員的綠卡持有情形及忠誠度,毋寧是歐鴻鍊、薛香川引發綠卡風暴的「塞翁失馬」。

即以總統府昨日劍及履及調查並發布總統、副總統及相關高層的持有其他國家永久居留權與處置情形,我們都認為有助澄清國人對馬政府的疑慮,也有助全民團結。

其次,我們認為,綠卡問題應該攤在陽光下討論,政府也應該統一檢驗標準,最好能夠兼顧法令、人民感受、官員的誠信,以及劉院長所提的國際觀。

法令方面,目前只有有關外國國籍的限制,至於綠卡,也就是其他國家永久居留權,目前並無規範,我們認為為了杜絕爭議,行政院應該訂定內規,嚴格要求,不分黨派一體遵行。

而在訂定內規及面對現有的爭議之際,我們認為人民的感受必須慎重考量並予以納入。因為,公務員尤其是高層的政務官或一定層級以上的公務員,不但接近國家機密,決策施政影響深遠,待遇更是優渥,自然有必要用最高的標準檢驗,不持有外國綠卡,其實只是起碼的要求。

至於劉院長所提的國際觀或國際人才,我們完全能夠理解,尤其當前政府大都偏愛菁英,既然是菁英,在國外讀書或工作之際自然擁有綠卡,國人必須坦然接受。

但必須強調者,從政前擁有綠卡是個人一己之事,既然願意效力政府,自須及時放棄,在就任前辦得乾乾淨淨,不留下一點痕跡。

如若在咨詢出任部會首長之際虛應故事或隨便搪塞,企圖強渡關山或造成既成事實,等到事情爆發、朝野指責,才心不甘情不願宣布放棄或尋找藉口推託,我們即認為如此官員誠信大有問題,嚴重傷害人民觀感,即使才華過人,也不值得重用。

最後,正當國人密切關注執政的馬政府劉內閣如何處理綠卡風暴時,國民黨籍立委及人事行政局長竟然爆料民進黨執政時有21名官員有雙重國籍,並重批民進黨有雙重標準。

對於執政黨立委及政務官如此回應,我們必須說,令人失望、厭惡至極!

我們對民進黨「國民黨正在採用圍魏救趙烏賊戰術」說法,並不完全贊同,但我們至少知道,民進黨執政時的雙重國籍爭議,很多官員在當時其實已有妥當處置,朝野不應一味抹殺。

何況,全國民眾期待經由政黨政治的良性競爭強化國家實力,增進民眾福祉,絕不樂意看到兩黨比爛,或用對方也是如此,做為卸責藉口。

我們期待馬政府快刀斬亂麻,妥當處置綠卡風暴。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