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隱地

為夏烈的新書校對,他有一篇題名〈陽關〉的散文,其中有這樣一段:
「男人到了某一個年齡以後就變得孤獨,不再有知心的朋友。他們的苦惱、歡愉和秘密都埋在心裡,不再與人分享,中學及大學時那種為了喜歡某個女孩就和朋友談個不休的時代已不再。」

是的,夏烈用三個「不再」強調過去了的時光一去不回,而隨著年齡的改變,「陽光青春男」,終究會變成「孤獨的老人」。

依此「質變」推論,人生若不曾痛快過,一切後悔均為時晚矣。

藉著一場小輩的婚禮,夏烈讓所有年輕時候在一起的鄰居、朋友、同學重新聚集一堂,所有好的或壞的各種傳聞-譬如升官、外遇、紅杏出牆、被抓、繼承大筆遺產,得過大病等等……當年青春洋溢的玩伴,他們的生命到此一一揭曉,現在這些真實的人全站在你面前,無論男人女人一旦底牌攤開,看來前面的人生路真的愈走愈窄。

男人尤其如此。

曾經意氣風發過,年輕時候,還當過拳擊手、游泳選手以及橄欖球校隊的主將,但青春這把刀子硬是傷人。才看著一個蹦蹦跳跳的少年在藍球場上「鬥牛」,怎麼轉過身來,已是彎著腰的老者了。

朱熹詩「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聲」。當夏烈才二十多歲在美國北部多雪的密西根州唸研究所,那時他的指導教授已滿頭銀絲,清晨推窗看見大地一片雪白,他立即意識到老年已至,但聽在夏烈耳裡毫無共鳴感觸。因為那時整個世界正等著他去廝殺。

所以男人到底該如何度他的一生?

有人選擇放縱。放縱就是讓自己隨心所欲,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大塊吃肉,大杯喝酒,想罵人就罵人,想玩人就玩人,當然最快樂的是到世界各國旅遊。
人生有什麼能比放縱的活更痛快!

然而一切痛快都要付出代價。

吃肉長肉,尤其長在圓通通肚子上的肉確實不好看。
酒喝多了容易傷肝,而嘴舌之快引來是非甚至惹來殺身之禍;放浪的玩人最後反過來把自己玩成一副殘骸。
至於旅行要錢,沒有錢,能去搶去偷嗎?

有人認為放縱就是墮落。
大多數的人還是頗能自律的過著規矩人生,所以少年老成的人也不在少數。

只是老老實實的好人,在別人眼裡常是一個無趣之人。平平凡凡過一生,有的人到了老來突然後悔不已-後悔自己還沒年輕過就老了。

看看別人多姿多采的一生,老來竟然自覺一無可取,於是突然退縮,什麼地方都不想去,也不願再和過去的舊識來往,對新朋友更敬謝不敏。獨來獨往,自然成了別人眼裡的孤僻老人。

事實上沒有人一無是處。

今天我們成為怎樣的人,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人生。一步步走過來,風霜雨露,誰沒看過嘗過,別人背後的辛酸我們未必理解。

不後悔的人生就是贏的人生。

男人只要樂觀進取,自己不翻底牌,且能繼續保持通情達理的人生修養,必可安享快樂餘年。

平和安祥的老年並不是一個夢!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Philology/Philology-Coffee/0,3406,112008012800481+1105130102+20080128+news,00.html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