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聯合報╱胡晴舫╱2008.03.21 02:19 am 】

她正在全力說服她的男伴,她為何是一個值得交往的對象。這次是他們第一次約會,她必須讓他在一頓早餐內就弄清楚她這個人如何的與眾不同……

咖啡館裡,女子正在高聲談論肉體的救贖。

星期六上午,城裡人懶洋洋起床,到這裡吃塊麵包、喝杯咖啡,隨手翻閱周末的娛樂報紙。街頭行人稀疏,薄雲蔽日,每當清風動手撥開雲片,樹影便在窗前探頭探腦。

那名短髮齊耳的都會女子邊拉著正往下滑的薄紗披肩,邊嘟著兩片厚如魚嘴的豐唇,用一種性感的聲音,讀出桌上麵包的成分和咖啡的屬地。

有機麵粉,手打鮮奶油,天然蘋果醬,溫室番茄,無農藥噴灑的生芹菜葉,野地放生雞的蛋,夏天第一道初榨的橄欖油,人工研磨的豆腐,她把菜單上的名詞當作莎士比亞的劇本,大聲而緩慢地朗誦,不時抬眼,拋給坐在對面的男伴一個充滿誘惑的微笑。

整間咖啡館的人頓時都騷動不安,漲滿了歡樂的情緒。那些食物的形容詞,飄在半空中,有如貝多芬交響樂的音符,又有如色情片的對白,挑逗著他們的感官,令他們精神亢奮,官能激動,臉頰緋紅。一位老太太甚至沉醉地閉上眼睛,彷彿回憶起初戀滋味般甜蜜而感動。

短髮女子的五官並不出色,但她有股大無畏的自信,照亮她整個人的輪廓。她正在全力說服她的男伴,她為何是一個值得交往的對象。這次是他們第一次約會,她必須讓他在一頓早餐內就弄清楚她這個人如何的與眾不同。雖然她說的不過是一些食品的名稱,但這已經足以說明她個人的中心價值。

你瞧,我們的物質環境正在崩潰,而我們的肉體將先於我們的精神消散於宇宙四方之中。我們所呼吸的空氣含有致命的化學粒子,你可以從自己鼻翼擴張的角度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水源地均被高度汙染,沿岸人類城市排泄大量垃圾,河川舉步維艱,再也無法盡情奔流;土壤飽含重金屬物質,你根本不敢吃那些土質滋養出來的植物;肚量大的海洋什麼都吃,早已成為人類塑膠製品的最大墳場,不知道還能再撈出什麼純淨的魚肉供你咀嚼。

她的綿綿情話忽然轉為末日景象的描繪,所有專心聆聽的耳朵不禁發癢,雖然她的語調仍是那麼濃情蜜意。

我們活在一個劇毒的環境裡,排毒已經成為她唯一實踐的生活信條。她眨著睫毛,對男伴說,她堅持喝法國瓶裝水,天天在空調環境裡勤練瑜珈,只吃空運而來的生鮮蔬果,因為她再也不信任她周遭環境所提供的任何天然食材,也不相信每一吋她吸進的自然空氣。她放下菜單,撥弄她的秀髮,伸長白皙的頸子,強調這間飯館已是她在這座城市生活的最後避難所。

對她來說,有機食品在現代即是上帝的血與肉。她需要被拯救的,不是她那輕盈的靈魂,而是那一具無法飛翔的沉重肉體。

所有人聽見她的深情告解,不由得低下頭來,向著盤中飧,各自虔誠地禱告。而,她的男伴只是笑笑,喝乾了最後一滴咖啡,站起來去外面抽菸。


http://udn.com/NEWS/READING/X5/4266570.shtml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razeroost
  • 謝謝你那天晚上來看我

    胡晴舫/2008-03-28 12:28

    星期二晚上出現在台北信義區誠品書店的朋友們,我要謝謝你們。

    是的,我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願意抽空來,但我真心感激。我更感謝你們耐心坐完全程,即使前排有位弟弟打呵欠,還是很給面子地堅持到最後一秒鐘。

    在我自己的腦海裡,總是很多句子同時在波濤洶湧,爭相要跳出來,常常會導致我來不及說完這個句子或這個想法,就已經想要去說另一個觀點、另一個句子。這大概也是我常說現代人多語化的典型特徵,一旦不再相信單一真理,就會有不同聲音同時出現,說著不同、分歧甚至對立的想法,而我們現代人就是活在這樣的雜音環境裡。

    (哎呀,我那天晚上怎麼不會這麼說呢。寫得比說得容易多了。)

    有位朋友在我的部落格留言,為何我有股雲淡風輕的樂觀。我在此願意稍微暴露一下自己的私人想法。當我年幼時,我對人性有股天真的想法。及至成年,入了社會,有了經歷,我的天真信仰被衝擊,對人性以及人所組成的社會於是有了尖刻的感受,這些都一一鋪陳在我的寫作裡。

    有長輩曾說,胡晴舫真是一個孤獨的寫作者,因為我對什麼都充滿懷疑,很難追隨任何流派,即使是最時髦的思想、最先進的理念。他把我比喻成一條他當天戴在身上的格子圖案的山本耀司所設計的毛料領帶,質料厚重,摸在手裡略有粗糙感,雖然造型設計看似愉悅可愛。

    我以為,現代人正是如此。我們的生活看似簡易,什麼都簡化成一個按鈕,但,按鈕後是龐大複雜的機器,沈重且難以破解。

    正如,我跟一位新加坡朋友解釋,我覺得一個寫作者只能代表他自己的時代。因為,他是他時代的產物。就像《在路上》一書的傑克克魯亞克就代表“垮掉的一代”。

    我剛開始寫文章,時常受到質疑指責,引起許多前輩不滿。但,當時,有一位前輩只是淡淡地說,我們社會想要說真話的年輕人、還是唯唯諾諾的年輕人。他還開玩笑地說,你們年輕人不說話,那我老人家可要開口繼續說囉。

    他的話支持我一直寫下去。

    我們那天在討論現代人的孤獨。我們孤獨,因為我們思考。讀一本書,有作者跟你娓娓道來;祈禱,你在跟上帝對話;唯有思考,是你自己在跟自己說話。 因此,那股“只有你自己”的感覺特別深。

    人一思考,就必然孤獨。

    我們那天沒有時間討論的是,現代人既然必須自己思考,自己摸索,自己拼貼、形塑自己所信仰的價值,那麼在執行這份價值時必定出於自願,這中間不會有悲憤,也不會有淒厲的被害感,因為這是我自覺的選擇。

    也因此,會有看似雲淡風輕的樂觀,因為我既以一個尊崇多重價值與多元文化身分的現代人自居,我知道,我必須獨自努力,沒得抱怨。我不讓別人來指點我,我也不去拼命指點別人。我只是作好我該作的事。

    在路上,偶而會有一兩位互相價值認同的友伴走在一塊兒,就會形成群體的力量,所謂核心價值就是如此自然而然地形成,而不是由上而下地強行加賦。

    星期二,那天晚上,一些擅長獨行的現代人因為彼此認同而暫時坐到了一塊兒。之後,瀟灑分手。但,當下的溫暖,長存於心。

    謝謝你們給我一個特別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