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男人說,
女人是二十而美,三十而強,四十而賢,五十而潤;

而女人說,
男人對女人是二十而慕,三十而助,四十而敬,五十而賞。


果然啊

◎Sophie W.

兩情繾綣後,一如往常,他立即起身著衣。

她則在床上側起身,支頤看著動作俐落的他出神。

感受到她眼神某種他再熟悉不過的情緒,他煩燥地問:「又怎麼啦?」

她笑說:「我在想,我看人的眼光不會有錯,你真是那種會外遇的男人。」

房間明明很昏暗,但她的笑容還是燦爛得刺目,
他不得不瞇起眼,對她的話嗤之以鼻:「無聊,同樣的話,妳說了五年,煩不煩啊?」

她看著被激怒的他,更覺得好笑。

兩人交往了五年,她從一開始,就清楚的感知到這個男人是屬於那種會出軌的男人,也和他為此吵了無數回,他總說她無聊,但她對此十分執著──她就是有直覺,他到最後,一定會出軌。

最後一次大吵,兩人分了手,直到三個月前,才又在街上不期相遇,沒料到,再見面的結果是,兩人不但和好,激情更甚以往。

看他氣忿地轉身要離去,她沒有起身,只是問:「要回去陪老婆了唷?」

彷彿是為了向她挑戰,他沒回頭,只是冷冷地丟下一句,「好男人是不管在外面玩得多晚,都得回家。」

他走後,她仰身盯著天花板,還兀自得意地想:我沒猜錯,果然是個會出軌的男人。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apr/25/today-heartcatcher1.htm






中年女人的外遇情事

自主開放的女性,打破家庭的約束;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地追逐愛情…

今年我五十多歲,人生走過了大半。回頭看身為女人的我的一生,只有一片空白。

懵懂的我走過十八歲,糊裡糊塗地接近二十九歲走入家庭,便「以夫為貴、以子為大」一路過了二十多年,直到今天的我。

當老公享盡人間福氣與快活,回到臺灣因中風坐在輪椅上,兒子阿仁成家離開後,現在我只能早上在公園裡跳交際舞,下午與晚上和三兩好友聊天、唱歌、嗑瓜子,但就是不想回家…


我就這樣過了前半生

男人說世上女人很多,值得愛的女人不止一個;女人卻相信,世上的男人很多值得愛的只有一個。

五十歲以前,我就是那個只愛老公、只愛兒子的女人;但五十歲以後,我覺得自己傻得很可憐,把所有的青春都給了別人,但是誰珍惜過我的青春?一路走來,我是否真的活過?

直到半年前,在交際舞交流比賽中,認識風趣幽默的小文,我在平乏的生活圈中,看見了更多的可能。


轉過身的情人夢

頭一次,一個男人注目到我舞姿的優美;頭一次,一個男人認真稱讚我的聰慧;頭一次,一個男人關心我的喜怒哀樂。

雖然,小文比我小十歲,但他完全不在乎年齡,也不在乎我已婚,所有讓人自卑尷尬的問題都不存在,有的是可以彼此訴苦、互吐心曲,與徜徉在親密的肉體關係中。

好久,我沒有動力想去完成什麼事,但此刻,在愛情的支持下,我深信所有的事情都是可能的。

有人說女人過了三十歲,就像走過如花的季節,漂亮就像是握在手中沙,攥的越緊就從指縫中流失得越快。

但是也因為有一把年紀,走在路上,比起年輕少女,我多了一份自在與優雅,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成熟氣息,這些那裡是輕飄的小女孩兒可以比較。

懂得打扮,懂得精緻,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栓得住我的魅力。


不管坐在輪椅上的老公如何地怨懟,也綁不了我時刻想出門與情人約會的心,小文只要一通電話,總讓我心兒蹦蹦跳的快活,充滿喜悅和歡愉。

雖然我知道,我與小文並沒有所謂的未來,也不會有永恆的愛情,但是我真的渴望有人看見我、關心我的存在、讓我可以毫不矜持的表現喜怒哀樂,不保留地隨處地展現成熟女人的智慧。

這樣年紀的我,並不追求天長地久的感情,只想緊緊地握住此刻我的情人夢。


抓住青春尾巴,願作男人的紅玫瑰

張愛玲說「每個男人的生命裡有兩個女人,一個是他的白玫瑰,一個是他的紅玫瑰;白玫瑰是一個聖潔的妻,紅玫瑰是一個熱烈的情婦。」

前大半輩子,我是家裡的白玫瑰,久了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沒人真正在乎過我。
但現在,我願作一個男人的紅玫瑰,讓我在他心中,永不枯萎、永遠妖豔。



洋蔥觀點:擦槍走火的中年愛情

人近中年,不論男女,面對逝去的青春,多處在一種非常不穩定的狀態,為填補內在失去的空白,面對偶然悄悄靠近的愛情,便懷念起曾有初戀的甜蜜溫馨感,為找回往日春天,脫離單調與一成不變的婚姻,繼而相信愛可以征服一切,可以彌補現實生活裡空無。

在診間我接觸來自不同生活環境及背景的個案,和個案交流,常會看見許許多多的人生故事,以及這些故事背後所藏的人性與生命的哲思。以上個案就是我在診間遇到一個享受外遇洋溢粉紅幸福的50多歲中年女子,她因情人有意離她而去,故擔憂苦惱,請求我協助讓她放鬆一些、好睡一些…

難道這中年女子不知道這樣的愛情被祝福者少嗎?但她拋開家庭的束縛下,大膽地選擇起愛人的擁抱,又是種怎樣的內在心情呢?

這讓我想起日前與Wendy一同欣賞了1999年電影《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這部電影的開始所見就是主角的中年危機,失業、獵豔情愛、斷裂的夫婦關係、無法與兒女溝通的家庭,在來來往往的翻攪下,逐漸變為接二連三襲捲而來的狂潮,男男女女都無處遁逃。

透過藥物,可以幫助個案恢復健康,但卻無法幫助個案找回內在的幸福。



Wendy說:婚姻的信諾V.S.女人的真性情

在現今快速變化的社會裡,男男女女的情愛,婚姻的信諾,逐漸地分離解構,人們笑稱「七年之癢」已經不再是屬於男人的專利,女性也開始展現另一種自我。

只是在生命成長的歷程當中,但在東方傳統價值下,我總感受大多女性仍選擇刻板的角色扮演,在家庭中,把家管、太太、母親,總匯於「賢慧」一詞;在工作上,也只能注重細瑣、表現關愛、收納各種壓力,表現一種隱藏的穩定力量,偶少數有幸可以成為高階主管,就只會被冠上「女強人」的符號。可是反觀男性,總能大剌剌地說「那個男人不偷吃」,但看到敢愛敢恨、把慾望寫在外的女人,那女人可就變成人人咒罵的「潘金蓮」。

其實,女性比起男性所要扮演的角色要更為多元、更多層次、更為細緻。我不是一個女性主義崇仰者,但衷心的認為這個社會,應該給予女性們表達情感的尊重,不管是那一種年紀的女性,都應當能自在的表現自己對情慾的渴望。

失落與疏離的過客相交,只能換來更大的失落與疏離,因此男人說「世上女人很多,值得愛的女人不只一個」但我相信在婚姻關係中,丈夫如果願意多體會妻子內在情感的需求,多瞭解女人的真性情,那麼婚姻的信諾就將如女人所說「世上的男人很多,但值得愛的男人只有一個。」


http://blog.sina.com.tw/yang1963/article.php?pbgid=48778&entryid=575653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