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訂閱:擾攘之外:: 痞客邦 PIXNET ::   

快速選單
 生活查詢:天氣颱風地震發票彩券匯率班機郵遞區號行事曆萬年曆度量轉換油價


把這個放在地板上,站在虛線框裡,如果壓力已把你逼到了這個地步....


文/袁瓊瓊

一個人的死,通常比一個人的「生」有故事。

我在「選擇自殺」一書裡看到許多自殺者的故事。

與其說我對自殺好奇,不如說我對痛苦好奇。自殺者面對的痛苦,肉體上的其實沒有心靈上多。某方面來說,自殺者應該都有超強的想像力吧。因為,正是想像力才創造,渲染,加強,並且活化出某些痛苦。

心靈的力量不可思議。我有個朋友,得知丈夫外遇那一年癱瘓了。沒有別的原因,她就是癱瘓了,躺在床上,有接近半年時間無法動彈。後來丈夫結束了外遇,為了照顧她。

很多年之後,她跟我談她這一段故事。她說知道那件事的時候,她渾身痛,像被人用鞭子抽打,一種真實的痛,痛到無法忍受。

說這話時,她用那極大的,漠漠的,寒冷的眼睛看著我。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快五十歲。依舊是很美的女人。那時她復原了。那段經歷成為某種神話,成為她控制丈夫手段高明的傳奇。她在說這段話時,非常冷靜和無情的與我對視。完全明白我不會相信她的說法。

這許多年來,她一說再說,就是因為明白沒有人相信她。不論那件事於她自己多麼真實。


心靈可以使得肉體疼痛到什麼程度呢?

心痛是超過一切的痛,不過通常不被重視。其實比心肌梗塞更致命,不過我們會去治療心肌梗塞,不會治療心痛。直到心痛用某種方式實質顯現,例如瘋狂,或自殺。

我看到網路上的舊消息。有個女人一年裡跳樓六次。都被消防隊救下來。六次都沒有真的跳,都在準備跳的時候,被消防員救下來。

因此記者就寫:「求求你不要再跳了。」網路上有她每次跳樓前的照片。

最近的一次,記者評論說:「越來越胖了。」

這句評語裡,其實可以看出這個女人的無能無序和無助。從第一次準備跳樓,她把自己一部份一部份的放棄了。她也許永遠也不會真正跳下去。她也許在第一次就已經跳了。後面幾次,不過要讓肉體追隨上那個已然死去的心而已。

肉體的疼痛,再難忍,似乎總有人可以克服過去。新聞上許多這一類的例子。肉體殘破到如何的程度,毀壞到如何的程度,只要心有勇氣,便一定可以活下去。

然而心的殘缺,心的毀壞,心的痛苦,是無影無蹤的,沒有人看見,甚至連自己都看不見。

心被傷害是看不見的。

看不見的痛最痛。除了看不見,還伴隨懷疑。因為沒有可以觸碰,看見聽見,有色聲香味觸可以認知的創痛,你便懷疑是否有那種東西存在,是否是真的痛,是否真的有某種毀壞和腐敗在產生?

像某種氣體,在壓制的時候,在不相信並且決定把那當作不存在的時候,那東西便會開始分裂,像核子或原子。當一個人終於被這分裂吞食的時候,他便疲倦了,選擇消逸於這吞食中。

許多的自殺者在真正去死的時候,都非常安靜。他們只是接受被自己的內在吞食,彷彿回家,那早已經逃逸的靈魂在那裡等待相會。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yop/archive/2008/02/28/251418.html




voicexml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