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0849983.jpg 1870850003.jpg



妳,寂寞嗎?

她,三十六歲,是個老師,每天下課回家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 未婚的她,買了一幢二十年貸款的公寓,準備臨老時有個安身之處。

他,三十五歲,是銀行的高級主管,每天工作十二個小時,往往是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的人。有一個正在交往中的女朋友,但感情很淡,全心放在工作上,有心理準備女友可能提分手。

對於愛情與婚姻,他們都有所期望,可是, 年復一年,卻始終找不到結婚的對象和理由。或者工作太忙、或者個性使然,親密關係似乎遠離了生命的重心。

但是,擁有親密關係,就不寂寞嗎?

她,三十一歲,是自由工作者,結婚多年,「常覺得 和先生像擺在家裡的兩張傢俱,沒什麼可說,」 難以想像當初不顧家人反對結婚的勇敢壯舉。

數字會說話。結婚的人變少,離婚的人變多。

根據內政部統計,十年來,台灣地區的結婚率, 由民國七十九年的7.1%,降到八十七年的6.7%。

同時期,離婚率不降反升,由1.36%,增加到了2%。

親密關係,在世紀末的此刻,逐漸變調。



寂寞病毒

即便如此,對親密關係的渴求,卻是人的本能。

知名社會學家馬斯洛(Abraham H. Maslow)指出, 人類基本的五大需求中,愛與關懷的需求, 是人類存在所不可或缺的要素。

一位文字工作者說:「現代人真的很寂寞。」

就像他,不斷地在追尋心目中完美的伴侶, 每一次一有新機會總會抱著希望。

等發現對方不是那一個對的對象時, 「那一刻,真的非常寂寞,」 他說:「因為害怕這一生都找不到那個伴侶。」

王文華在《蛋白質女孩》書中,描繪都會男子的寂寞。

在起起伏伏的情海裡中,最後, 他們仍舊找不到一份能填補寂寞的愛情。

美國電視節目《艾莉的異想世界》中, 女主角艾莉兼具美貌、金錢與身份地位, 極度想結婚,卻總是與美好的姻緣擦身而過。

不是對方不夠好,而是艾莉總會發現,

對方有著她無法接受的缺點。 事實上,問題不在對方,而是自己。

所以,社會中的每一個艾莉,只能繼續不斷地尋尋覓覓。



寂寞成了流行病毒

現代人的寂寞,其來有自。在後現代的社會中,一切的秩序都被破壞。

突然之間,過去的規範不再適用,在不確定之中, 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做什麼。

台灣大學心理系副教授林以正舉例,祖父母那一代, 二十到三十歲這個年齡層的人,早就已經結婚生子, 清楚地知道自己該扮演的社會角色。

然而,現在二十到三十歲的年輕人,卻仍然處在摸索期中。

社會的外在變化愈來愈快,競爭愈來愈激烈, 不確定性帶來的恐慌,使個人更需要人際網絡的支持。

不幸的是,工業化的社會,卻是前所未有的疏離。

人與人間的親密度下降,分享親密的管道也減少。

就以家庭為例,根據內政部的統計,由於生育率下降, 台灣地區每戶人口數只有3.4人。

獨生子女愈來愈多,寂寞感更難排遣。

因此,各種屬於寂寞的產業大行其道。

即使颱風天依然人山人海的KTV、午夜過後人群更多的PUB, 到處都有人在宣洩著寂寞的情緒。

一位新聞工作者也承認,當他極度寂寞時, 甚至會打電話到0204交友中心,「只為了聽聽人的聲音,」他說。

最寂寞的是,「每當完成一項很得意的工作時,卻找不到分享的對象!」 擔任電腦公司專案管理師的賴柏年說。

「一旦個人內在分享的需要增加,卻無法獲得親密關係時, 就會感到寂寞! 」林以正解釋。

所謂寂寞,在學理上的定義是,個人實際上所擁有的社會互動,比期望擁有的少。

社會互動,要求的是質,而不是量。

就像在辦公室中,人與人的交流戴著面具, 談話的內容不外乎公事,即使不斷與人互動,仍然感到寂寞。



婚姻失樂園

感情的分享,最後還是回歸到個人的親密關係上。

婚姻,被許多人視為解決寂寞的良藥。

可是,更多踏入婚姻中的人卻說:「結了婚更寂寞。」

「當你發現婚姻的品質不如預期,當然寂寞。」林以正回答。

根據美國心理學家的調查顯示,婚姻滿意度會隨著生命事件的發生而下降。

剛結婚時,個人對於婚姻的滿意度最高;一年後,滿意度逐漸下滑。

隨著小孩的出生,滿意度繼續滑落,生一個小孩,就下滑一截,之後它會維持一段時間的平穩。

可是,到了小孩的青春期,又開始往下滑;

一直等到所有的小孩離家上大學,婚姻滿意度才會往上攀升。

結婚,就好像從戀愛的天堂回到現實。

我們在婚姻中想要更多的共享、更多的了解,但是, 一旦現實生活的壓力迎面而來,所有的浪漫幻想,很快就會消失。

國內的「寂寞學」權威吳靜吉在《害羞‧寂寞‧愛》這本書中指出,尋獲夢中的伴侶,寂寞不見得自然消失。

很多家庭主婦在結婚之後就少與朋友聯繫,缺乏社會互動的網絡,反而更寂寞。



化寂寞為力量

愈害怕寂寞的人,愈容易寂寞。

一位網路金融業務員,幾年間就換了二十多位女友; 因為每當他寂寞時,就強烈希望找個女友來傾吐情緒。

只是,寂寞感過後,「我往往發現跟對方不適合,」他疑惑地說。

寂寞是人的一刀兩面,寂寞可以摧毀人,也可以激發許多的藝術創作。

美國詩人艾蜜莉.狄瑾蓀,一生中所留下的詩句,多數都在歌詠寂寞。

一位曾經獨自在歐洲流浪半年的攝影記者也承認,雖然寂寞, 但那段時期拍攝出來的作品,卻是她未曾有過的佳作。

每個人,其實都有化寂寞為力量的可能。

即使不是天才洋溢的創作者,仍有能力讓自己不再寂寞 。



一個人也可以不寂寞

「人必須學會和自己相處,才能真正了解自己,做自己最好的朋友,」吳靜吉在書中這麼說。

就像目前在高科技人力資源公司工作的虞逸心, 雖然目前沒有親密伴侶,卻很會安排自己的生活; 有空時跟朋友吃飯聊天,獨自一人時就看看書。 「我很少感到寂寞,」她說。

解決寂寞,有方法可循。林以正建議,可以從兩個大方向著手:


第一,調整自我對環境的不確定性。

人在什麼時候最容易寂寞?答案是處在陌生的環境中。

「兵變」或留學時感情生變,都是同樣的寂寞,想要掌握環境,就必須建立起對自己的信心。

自我愈強,愈能控制環境。

當自己對環境產生了解,就容易建立社會網絡,不會寂寞。


第二,好好地經營人際關係。

人際關係的層面,包括家庭、朋友與公司。在公司中,可以跟同事共同分享生活經驗;

在朋友當中,則擁有過去生活的共同記憶;在家庭中,可以獲得無條件的支持。

如果能夠好好經營自己的生命,寂寞,就能遠離你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擾攘之外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