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朋友家聊天。
『我太太早上是天使,中午是上帝,晚上是魔鬼。』男主人對我說。
看我不懂,笑起來,放小聲:
『她早上要醒還沒醒的時候最有情調了。
這時候,我摟她,她會哼哼咿咿地,讓我摟、讓我親,
好像剛結婚的時候那麼有情調,所以是天使。』
 
換個表情:
『可是起床之後就不一樣了,她是女強人,一想到她的辦公室,
眼睛就亮起來,我每次白天打電話給她,她都忙得要死,
好像什麼事都等她決定,她不動,公司就會垮似的。
你說,這是不是上帝?』
 
嘆了口氣:
『可是等她下班,就全變了,情緒一下子由山頭掉到谷底,
身體累,脾氣就壞,看誰都不順眼,別說摟了,連摸她一下都嫌我煩,
那眼睛裡冒著凶光,十足像個魔鬼。』
這話居然被裡面的女主人聽到。
砰砰砰,衝出來:
 
『好哇!偷偷講我壞話,你怎不說你自己呢?
你早上神氣得要死,好像一切都沒問題,
等中午打電話給你,就怨這個、罵那個,好像全世界都欠你的。
下班之後,好!人又不見了,打牌、喝酒、唱卡拉OK,作樂作到深更半夜。
 
你呀!早上是上帝,中午是魔鬼,晚上是天使。』
沒好氣地呸了一聲:『可是那天便是作給別人看的,還不如我呢!』
 
兩個人正頂嘴,兒子放學回來了。
『又一個魔鬼、天使、上帝回來了。』男主人說。
『孩子又怎麼了?』我問。
『他啊!早上有起床氣,先叫不起來,起來之後又拉著一張臭臉,活像魔鬼。
但是一出門,到學校就不一樣了,跟同學有說有笑,又打又鬧,活像個天使。
 
至於晚上,大概因為功課重,我們又都寵他,真是在家稱王了,
我看電視聲音大一點,他就狠狠把門摔上。
處處得一家人捧著,不是上帝是什麼?』
 
這時候,在旁邊坐著一直沒吭氣的老太太笑了:
『你們都甭怨了,要怨應該由我來怨。』
朝裡屋瞧瞧,確定老先生不在,小聲說:
『那個老傢伙啊,年輕的時候,甜得要死,帶著我看電影、
旅行、吃館子,現在想想,真是個天使。』
 
搖搖頭:
『可是後來發了,事業愈順,愈沒情調,一天到晚忙,
在家好像作客似的,他是大老闆,誰都得聽他使喚,
他十足是主子,是個上帝。』
 
『那又怎麼變成魔鬼呢?』我問。
『等下你見到他就知道了,老了,變成個老怪物,退休了,
管不了別人,就管我,成天找我麻煩,不是魔鬼是什麼?』
 
上帝、天使、魔鬼,這是三個相差多遠的角色!
誰能想到我們在一天當中,甚至一生之中,
竟然隨時可能扮演其中的一樣。
 
有情趣的時候是天使;
有信心的時候是上帝;
有怨恨的時候是魔鬼。
精神抖擻的時候是上帝;
精神輕鬆的時候是天使;
精神委靡的時候是魔鬼。
 
少年飛揚時是天使;
中年跋扈時是上帝;
晚年頑固時是魔鬼。
 
於是我想,我們是不是應該隨時檢討一下:
我是在扮演什麼角色?
我白天太專橫了,現在是不是該溫柔一點?
我白天太忙碌了,忙得沒情趣,
現在是不是該輕鬆一下,露出一點笑容。
我也想:大概每個人與生俱來,就是天使、上帝與魔鬼的混合,
在『神』裡有『魔』性,在『魔鬼』中又見『天使』。
於是當我們看到某人魔鬼的表現時,總能偷偷想:
不知道他扮演上帝和天使時會是怎樣的面貌?
如此說來,這三種角色的變換,不也就如同天氣嗎?
 
幾番風雨幾番晴,幾番和煦幾番涼。
幾番歡樂幾番悲,幾番優裕幾番傷……
且不論冥冥中是不是真有上帝、魔鬼與天使,
你我不是都穿梭在這三者之間嗎?



文:劉墉






創作者介紹

擾攘之外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