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

【把開心和不開心留給自己】張小嫻

有一次吃飯的時候因為一些不開心的事情而感觸起來, 一邊吃一邊流淚,要狼狽地用飯巾抹去眼淚。

身邊的人說:「開心和不開心,都應該留給自己。」

我不知道這一句說話,是安慰還是教訓。 也許,他是對的。

開心的時候,用不著向別人炫燿。 不開心的時候,也不要向人訴苦。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 假如還要承擔別人的煩惱,那便很可憐了。

有誰沒有煩惱呢?

哭泣

那天,跟朋友通電話,我有些事情覺得很煩,想聽聽別人的意見。 他在辦公室裡, 工作堆積如山,我說了幾句之後,有些內疚。

「還是不要說了。」我說。

「你說吧,我在聽。」他溫柔地說。

最後,他給了我很寶貴的意見。

是的,每個人都有煩惱。 然而,當我們聆聽別人的煩惱, 而又能幫助對方解決一些問題時, 我們本身的煩惱,好像又會減輕了一點。

開心的時候,有人分享,才有意思。 不開心的時候,有人安慰,我們才有勇氣去面對。 把開心和不開心都留給自己的人,理智,但孤獨。 我還是做不到。 



開心

【朋友比不上敵人】張小嫻

B在街上遇到以前一個好朋友,他說: 「我故意掉頭走了,不讓他看到我,何必要大家碰頭,然後虛偽地演一場戲?我不會原諒他從前出賣我,他也應該心知肚明。」

過了數天,B在街上遇到他的敵人, 這個人以前曾經做了很多事情攻擊他。 B看到他,不但沒有避開他,更上前跟他打招呼, 兩個人客客氣氣地寒暄了幾句;B說:「算了吧,他以前這樣對我,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人總是自私的。」

原諒敵人往往比原諒朋友容易。

我們從來沒有對敵人付出感情, 但是對朋友,我們也許付出了最真摯的感情; 付出了,就希望得到回報, 得不到回報,還要被出賣,當然怒不可遏。

原諒敵人,那是風度和器量的表現; 我們可以原諒敵人,就是自己覺得自己在他之上, 有權力赦免他,甚至可憐他,原諒他,就是不跟他一般見識。

但我們對朋友卻是很小器的, 原諒他,就是縱容他,就是自認是傻瓜。

他知道太多關於我的事了, 我對他的要求是不同的,他對我也應該有別於其他人, 所以朋友對我們不好,是很難原諒的。

下一次,當你無法原諒朋友,不要自責,這是人性。



朋友

【坦白的友情】張小嫻

當我們對一個朋友付出很多感情, 最後,大家的關係卻決裂的時候, 我們會傷心地告訴自己, 以後也不要對朋友投入那麼多的感情。 你愈把他當作知己,你對他的期待也愈高。

你愈付出感情,愈覺得有些事情是理所當然的, 為了利益而反目,那不值得可惜, 經不起利益考驗,證明你沒有付出最真摯的感情。

為了一些原則和誤會而反目,那才是叫人難過的。那麼,不如不要再對新相識的朋友付出感情。

然而,不付出感情,又怎可能交到朋友? 原來, 問題不是我們付出太多感情,而是我們不願意坦白。

你以為不用說得那麼清楚,其實,是有必要的。 你以為不能那麼坦白, 其實,有些事情無法解決時,坦白是最好的方法。

我以前不會這樣做, 然而,為了不再失去我摯愛的朋友,我以後會坦白。

你不知道怎樣拒絕他的提議, 不如坦白告訴他,而不是另外找藉口拒絕他。 你不喜歡他對你做的一些事情,不如坦白告訴他。 你不同意他的觀點,大可坦白說出你的看法。

坦白一點, 你可能會交少一些朋友,但你會交多一些真正的朋友。



朋友

【為甚麼是你】張小嫻

是的,我們是持有雙重標準的。 任何人這樣做我也不會生氣,惟獨是你做,我會生氣。 任何人做同一件事,也不會傷害到我。 假如是你做,我會受傷害。 所有人都可以不了解,但你不可以。 所有人都可以對我不好,但你對我不好,我才會失望。

我們不是有無言的約定的嗎?我才一直以為是不用說得一清二楚的。

原來你從未理解。 原來是我一廂情願。

我肯被任何人欺負,但不肯被你欺負。 我不想聽任何人的解釋,但我想聽你的。別人可以對我說謊,我不在乎。 但你的真話,我是在乎的。

別人可以誤解我,但你怎麼能夠呢?別人可以冷落我,但你可以嗎?

我會對其他人虛偽,但不會這樣對你, 你也不能這樣對我,否則你就是壞人。 我對其他人沒有期望,但我對你有。我從來沒有說出我對你有甚麼期望,我以為你是知道的。 我不要求其他人對我坦白,但我會這樣要求你。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要逼我問你:「為甚麼是你?」



朋友

【每個人都需要朋友】梁望峰

但是,需要歸需要,有和沒有卻是另一回事。 我們可能認識很多很多人,卻感到其中沒有一個是朋友。 就算你有朋友,而你也是一個很珍惜友情的人, 但對方沒有這種想法,彼此的步伐不能一致, 你們始終會變得疏遠,到了最後,形同陌路。

容忍、遷就和迎合,對於維繫一段友誼來說,只是一時之計。

你必須知道, 當你一點也不被尊重時,你並非在交友,而是在行乞而已。

人與人之間總被某種感情支配, 那可能是愛或恨、是依賴或抗拒, 也可能是愛恨交織、依賴和抗拒同在, 人們時連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何況對於別人的呢?

朋友對你不仁,你卻對他們不捨不棄,那很好, 卻該定一個限期, 讓自己在徹底失望前離開。

朋友,始終不是你生命中的氧氣,沒有朋友是不會死的, 暫時沒有朋友也不代表永遠沒有朋友。

相反地,如果你擁有一群已經不當你是朋友的朋友, 而你還是對他們苦纏不休, 那並不代表你真的需要朋友。 而是你不能在自己身上找到價值而已。






《擾攘之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